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采花行 第八章 破瓜

时间:2018-02-09 这一夜,俊杰睡得特别香甜,梦中翻来覆去都是花姨的玉体--站立的、侧卧的、蜷曲的、背面的、趴着的、………。各种姿态的花姨,围绕在自己四周,或抱或靠在身上。梦中的俊杰自然也是一丝不挂,跨下的阳具,如同有生命般,自己会寻找到那温润的桃园洞口,深深的插入、钻动。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愈攀愈高、愈攀愈高,攀向那永无止境的颠峰。
  「哇!-----」
  「哇!-----」
  「哇!--嗯--」
  「嗯---」
  原来是梅剑在他耳边大喊大叫,俊杰吓了一大跳,也跟着大叫跳了起来,梅剑反而被他这一声大叫吓了一跳。可是怎么还有一声「嗯」呢?说来真是巧,俊杰一下跳了起来时,梅剑一时闪避不及,四片唇就贴在一块儿了。叫不出来,就只好变成「嗯」了。
  『啪!啪!』
  「哇--呜---」
  梅剑当场就赏给俊杰两块大烧过,热辣新鲜得紧。俊杰还来不及抗议,只见梅剑一转头就哭哭啼啼的跑了。兰剑、菊剑也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竹剑道:「喔---,你完蛋了,你竟敢得罪我们梅剑大姊,你有得瞧了。」
  竹剑一付幸灾乐祸的说道。
  俊杰道:「我怎么得罪他了?是他吓我耶,自己反而被吓到怎么能怪我呢?」
  竹剑道:「呦--得了便宜还卖乖,刚刚那一吻可是梅剑的初吻耶!」
  俊杰道:「初吻?喔喔--」
  俊杰想起来了,刚才似乎有亲到梅剑没错,只是刚才惊魂未定,没啥感觉,因此忘了这回事,竹剑一提起来,他就想起来了。
  竹剑道:「怎么?想起来了吧!赖不掉了吧!」
  俊杰道:「赖?我有否认吗?我才不会赖哩!嘻嘻--你要不要也试一试呀!?」
  俊杰说着说着就靠了过去,竹剑见他靠近,『哇』的一声尖叫,赶紧跑开。俊杰见到竹剑的慌张样,便知道,竹剑也是含苞未开的花蕊。当下也不急着追,斯条慢理的起床。问道:「今天是你要和我练功吗?」
  竹剑道:「才不是呢!原本是要梅剑姊姊跟你练的,现在你得罪了她,可不知她还要不要和你一同练功。」
  俊杰听完,心中起了个疑问:「既然準备要和我练功了,那待会儿不就要裸坦相对,上床办事了吗?吻一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是搞不懂。」俊杰终究是一个大男人,他可不知道,「初吻」对女孩子的心理意义有多重大。每个女孩子,自初懂世事以来,就一直幻想着会有一天,有一个心爱的白马王子出现。在一个很浪漫、很温馨、很美好的情境下,她将献出她的初吻。如今,竟被他如此粗鲁、如此意外、如此痛苦(撞得很痛)的夺走宝贵的初吻,她当然不甘心了。虽然她早知道今天要和俊杰练功,势必要和俊杰有最亲密的接触,但绝对不是如此的情境,因此自然受不了要哭了。
  俊杰一向不大喜欢高傲的梅剑,因此也不大担心,大不了不跟她练功罢了。马上又要想要逗竹剑,寻她开心。追着竹剑说道:
  「梅剑不练就算了,你跟我练吧!来呀!不要跑啦!」
  「哇!色狼!--你别靠过来,我要叫了!哇!---」
  这『冰火洞』本来就不大,竹剑再怎么会躲也是逃不过俊杰的手,俊杰的手早就趁机在竹剑身上,东摸一下、西捏一把。一招『双龙抢珠』抢的却是双乳,再一招『夜叉探海』探到了竹剑的嫩臀。
  竹剑见躲不过,乾脆坐下不躲了。俊杰看竹剑不躲了,也觉得没趣,便也坐了下来。
  竹剑鼓着腮帮子道:「玩够了吧!」
  俊杰道:「嘻嘻……,开个玩笑嘛!别生气了喔!」
  竹剑仍不放过,说道:「开玩笑?哼!开玩笑是这样开的吗?我活该让你佔便宜呀?」
  俊杰道:「对不起嘛!不然你罚我好了。」
  竹剑道:「罚你?嘿!」
  「哇!---痛!--痛!--痛呀!」
  竹剑趁俊杰不注意,又使出老招--抓老二,当场让俊杰痛得哇哇叫。
  「咦?--哎呀!」
  「嘻嘻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抓。」
  原来,俊杰潜运『混元一气』,阳具马上便得如火炭般炙热,竹剑冷不防被烫了一下,鬆开了手。
  「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吱吱喳喳的,大老远就听到了。」花姨突然从石屏风后转出来,另外三剑婢也跟着进来。
  竹剑投诉道:「是他啦!用那个烫人家的手啦!」
  花姨道:「是吗?我看是你调皮去抓吧,否则手怎么会被烫到呢?」花姨果然了解四剑婢的个性。他知道,这竹剑平常就爱抓俊杰的小弟弟捉弄俊杰,一定是故计重施时,被俊杰还击。
  竹剑道:「人家……人家……,是他先--」
  花姨道:「还辨,我没说错吧!」
  竹剑见花姨有点不悦,不敢再辨,只好默认。不过还是偷偷的,用手比了一个不雅的字眼骂俊杰。俊杰见到笑一笑,作手势示意竹剑--来呀!竹剑见俊杰如此厚脸皮,气得两腮鼓鼓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心中把俊杰骂了个稀巴烂。
  花姨道:「俊杰,别玩儿了。过来,上床去。今天你和梅剑练功,我教你两招,你认真学。梅剑你也过来,上去。」
  俊杰一边上床,一边偷看梅剑,只见梅剑眼眶红红的,侧着脸,躲在兰剑的身后。听到花姨叫她上床去,微微犹豫了一下。兰剑转身轻轻推了一把,梅剑便慢慢走向床前。
  俊杰见她,眼中含着眼泪,缓缓的将一深火红的衣裳,一件件的脱下。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让人都忘记了她平常是如何的趾高气昂。火红的外衣缓缓落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珠圆玉润的双肩。既不是瘦可见骨,也不是脂厚肉丰,就是那么恰到好处。外衣褪下之后,只剩一件火红的亵衣,紧紧裹着梅剑凹凸有致的身段,乳尖部位尚可看见微凸的乳头。
  梅剑动作虽慢,但终究有脱完的时候。最后俊杰终于见到了梅剑全裸的玉体,且不说别的,就说那对双乳吧!滚圆丰润,而且有着少女特有的坚挺,乳尖上翘、微微发亮,乳晕是淡淡的粉红色,似乎散发着令人晕炫的光辉。小骯平整,阴户上长着些许细密而黑的阴毛,都向着中间生长,就像是在指引俊杰的小弟弟,桃园洞口的宝穴所在。
  梅剑终究是含苞待放的少女,她见俊杰眼光一直在自己身上飘移,便害羞的举起双手,一手遮双乳,一手遮阴户。
  俊杰靠上前来,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香气。幽幽淡淡的,似麝香而非麝香,似薰香而又不是薰香。梅剑将身体挪上床面,躺了下来。这一动香味更浓,俊杰这才知道,原来是梅剑身上的处子之香。俊杰将鼻头移向梅剑的掖下,用力的嗅了又嗅,弄得梅剑痒得笑了出来。
  梅剑笑道:「嘻--,别闹了,嘻--痒死了啦!」
  俊杰抬头看看梅剑,这还是俊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梅剑。一副清秀的瓜子脸,有着一对细长而密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还含着刚才哭的时候未掉落的泪珠。小小的鼻子,下边接着小小的双唇。双唇虽小却是丰厚,透着红润的光泽。
  梅剑见俊杰如此看她,害羞的闭上眼睛,眼角泪珠液出,就要在他粉嫩的脸上划下一道泪痕。俊杰见状,头一低,嘴巴便亲吻上梅剑的眼睛,将欲滴的泪珠舔食入肚。梅剑更不敢张开眼了,脸在瞬间变得如扑满胭脂般的殷红。
  俊杰心中暗笑:「原来你也会害羞呀!」
  花姨见二人已经动情了,知道是时候了。开口说道:「今天我教你们两招,叫做『龙翻』和『猿搏』。所谓『龙翻』,即是女子面向上卧,男子伏趴其上。男子之股在女子两腿中间,女子阴户向上迎合阳具,阳具戳刺阴核,攻击阴户上部。阳具入阴道时需『疏摇动』,行『八浅二深』之法。此法因男子双手双膝弯曲支撑身体,望之似龙,故名曰『龙翻』。翻,则是指龙的动作了。」
  俊杰一边听花姨讲解,一边已经开始用手爱抚梅剑全身。头埋在梅剑双股之间,一面吸闻梅剑的处子馨香,一面用他柔轫的舌头舔弄梅剑的谷实(阴核)。
  「嗯--啊---」梅剑敏感的轻哼,忠实的反应着俊杰的挑逗。
  俊杰的小弟弟不经挑逗,自己已经自动自发的整装待发了。
  花姨续道:「『龙翻』最适用于初次经验的女子,因为女子初次多少会痛,此种招式令阳具不至于太深入,对女子的刺激又够,可减少女子初次破瓜之苦。你就用这式和梅剑练功吧!」
  俊杰等花姨这句话好久了,闻言不再迟疑,提起真气,扶着小弟弟,对準已经流水潺潺的桃园洞口,缓缓的送进去。才送入一点点,只在洞口探了探头,便遇到了阻碍。那一层薄薄的门槛守卫,为她神圣的生命神殿,做最后的一点抵御,抵挡这如猛兽般的巨枪进入。
  不过,螳臂终究是无法档车的。那一点微薄的力量,又怎能挡住这庞然巨兽的攻击呢?俊杰微一用力,跨下的巨枪已经滑过溃败的守卫,进到生命起源的殿堂。
  梅剑疼得皱起眉头,双手在俊杰背后抓下十道血痕。俊杰了解梅剑所受的苦,跟这十道血痕相比,直是天差地远。因此他一声不哼的,继续缓缓的抽送。
  渐渐的,梅剑的眉头鬆开了,十指也不再抠着俊杰的背。虽然仍有一丝丝的痛,但梅剑已经渐渐可以感受到交合的欢愉。那一丝痛楚,反而让她更能细细比较,体会出那一点珍贵的舒畅快感。
  梅剑的阴户更加的充血了,俊杰的小弟弟被梅剑的紧紧的肉穴夹挤着。俊杰发觉梅剑的密穴中,有着比花姨更多的细肉褶子。在每次阴茎一进一出的时候,微微的刮骚着。
  花姨道:「梅剑,不要忘了行功喔!俊杰,你要加把劲,女人的第一次可不是如此容易就能攀上高峰的,你既不能太粗鲁,又不能太轻鬆,否则都是无法另女人满足的。」
  俊杰点点头,然后更用心的刺激梅剑,更细心观察梅剑的每个眼神、每个表情,捕捉任何一个可以令梅剑醉心的刺激。最后他发现,花姨所说『八浅二深』之法,果然有道理。女方在一次次的等待阳具的深入时,反而会提高每次深入时的快感。每次都深入到底,反而会因为习惯于深入而减少乐趣。尤其是每次深入时,那种似乎已到底而未到的期待,更深深的激起梅剑的激情。
  梅剑一面要忽略破瓜之痛,一面还要在人生第一次的高潮中保持一点清醒,她很勉强的运着功。终于,在俊杰的细心照料、温柔的激发下,洩出她的第一次阴精。有过经验的俊杰,当然能如上次一样的吸取阴精中的纯阴真气,融化之后,送回下阴,等待机会再次送出。
  俊杰再次进攻,尚未消退的梅剑在俊杰一次次的抽插时,反应给俊杰的是一次次的收缩,紧紧的束着俊杰的阴茎。俊杰再也忍不住了,将那股蓄满真气的阳精,随同梅剑的每次抽搐,一次次的射入梅剑的阴穴。
  「啊-啊-啊-」每次俊杰的阳精射入,梅剑便也发出一声快乐的呼唤。
  俊杰减缓攻势,让梅剑稍微恢复一下,好将刚才的阳精中的真气□化吸收。然后趁着还未消退前,再次进击。梅剑再次攀上云层顶端,满心欢喜的洩出最最富含真气的阴精。俊杰再次的吸收、吸收,将梅剑最衷心送出的礼物完全收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