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六十章

时间:2018-05-11 「哦……Yes!……宝贝……你太棒了!……」乔治浑身黑亮肌肉在灯光下闪烁、手握着刚从芊蓉口中拔出的大鸡巴,那昂扬充血的雄物已滨临射精,他继续套弄着,膨涨呈鲜红色的肉冠终于一抖,新鲜滚烫的精液从马眼里不断洩出,悉数打在无法闪躲的芊蓉脸上,将俏生生的容貌搞得一片狼藉。
  「啊……」她甩着头想将满脸腥汁弄掉,浓精黏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另一方面丹尼对她的蹂躏并没歇止,毛茸茸的巨掌仍佔据屁股下的空间,小亵裤被绷得只剩一条细线,在粗鲁肆虐下,阴道泌出的淫水不仅湿透整片裤底,还沿着大腿内侧流下来。
  丹尼看到乔治已经射精,也加快手指插弄的速度,饱受摧残的小底裤被扯的就快断了!
  「……住手……快停……下来……啊……好痛……」芊蓉痛苦的在他大腿上扭动,蜜汁从缝隙间喷出,这残忍的洋人根本不理会她纤软身体是否承受得了,她愈是痛苦、就愈激起他的粗暴,一直到阴道开始痉挛、两片脚掌抽筋,眼看都快休克了,导播才连忙命令丹尼停下。
  「看!都是水呢!真想马上干她……」丹尼拔出磨擦到发红的湿淋手指,展示黏满指缝间的稠滑蜜汁。
  「够了!就先到这里吧!今天拍的镜头效果都很好,大家辛苦了!下一场通告是明晚八点,收工了!。」导播看完刚才录下的影片后满意的宣布。
  「What?I can't believe!我才刚要开始呢!!」丹尼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怪叫,刚才的淫暴激起他强烈的兽慾,此刻他毛茸茸的巨手正揪起芊蓉的上衣準备撕开它。
  「我说够了!放开她,听到没?」导播寒着脸沉声喝道,对付这些精力旺盛的外国演员,不强势点是压不住他们的。
  「Shit!」丹尼不甘心的骂了髒话,粗鲁的将芊蓉从他大腿推到地上。
  「让……我走……我想回去……」双臂被捆住的芊蓉,只能吃力用膝盖和脸颊撑起身体,哽咽而虚弱的哀求这群恶狼,她身上那件险遭扯烂的背心已经变了形,肩带松落到手臂、裙子也被捲起来而掩不住屁股,样子显得十分狼狈。
  「我送她回去吧!大家辛苦了,明天的录影又要再麻烦各位!」叶正顺弯下身,抓到捆绑芊蓉玉腕的绳子一把将她拉起,扶着往门口走去,还回头朝棚内的人道别……
  ※※※※※
  「你还想要把我绑多久?等着被彼得发现?说你对我作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吗?」车子仍在地下停车场没开走。芊蓉坐在叶正顺的旁边,眼神空洞的望向窗外,语气显得幽恨而平静。
  「嘿嘿……不急着解开嘛!说真的,你被绑的样子实在诱人,我还没欣赏够呢!」叶正顺无耻淫笑着,一张手顺势放在她光滑大腿上轻轻抚摸。
  「不要碰我!」芊蓉仍噙泪望着外面,没任何抵抗或挣扎,只是冷冷的告诉叶正顺拿开他的手。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叶正顺没理会芊蓉给他碰的钉子,依旧细细抚触她迷人的大腿肌肤,而且愈来愈往腿根处移动。芊蓉手被捆在身后,知道反抗也无济于事,只好默默的忍耐,同时对他不理不睬作消极抗议。
  「唉……明天那二只洋种马不知道又要怎么蹂躏你?叶大哥真捨不得,如果让你被他们强姦,不如今晚我先享用好了!」叶正顺一点也不愧疚的道出他的意图,芊蓉再也无法沉默相对了!
  「你不是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委屈而不甘的啜泣起来,被全心信任的经纪人背叛,此时心中愤恨比恐惧还多许多!
  「少废话吧!我看你就先照顾好我了!反正明天一样要被人强姦,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嘿嘿……」叶正顺一翻身骑到芊蓉身上,淫笑着扯掉领带,并开始解钮扣!
  「你走开!你不是人!救命啊!……」芊蓉无法用手反抗,只能在座位上悲惨的挺扭。
  「叫吧!我车子的隔音好得很,叫死了也没人听得到。」他不急不徐的脱光上身、放下椅背,然后将包住芊蓉火辣身材的背心往上掀到胸口。
  「真美啊……身材果然不是盖的……」雪白婀娜的胴体半裸在眼前,叶正顺表情显得更加垂涎可憎,他二张大手轻握芊蓉纤盈的柳腹、延着优美曲线仔细爱抚。
  「放开我……不要碰我……」可怜的芊蓉泪珠一颗接一颗滚落,她除了作无谓的扭动外,就只能任凭叶正顺把她身体当情妇一样玩弄。那二张令她起鸡皮疙瘩的髒手来到胸罩下缘,叶正顺舔了一下乾燥嘴唇,慢慢将半罩式的性感胸衣往上推……
  「住手……求求你……」芊蓉伤心哭求着,扭动肩头想摆脱叶正顺的奸辱,两粒缀着红樱桃的白嫩美乳、还是随胸罩被移开而弹出来。
  「棒透了……这身体……」叶正顺呼吸愈来愈浓浊,二张大手颤抖的握起那双玉峰、随兽慾高亢而开始施压捏揉,芊蓉眼睁睁看着自己胸前的两团嫩肉,在男人掌中悲惨变形。
  「啊!……住手……你是变态!……求求你不要碰我……不要……」被捆绑手腿的美丽女人只能用挺动身躯来回应他的蹂躏,这让叶正顺情绪更加亢奋!他一张手继续捏揉乳房、一手探进两条匀润大腿间,粗暴搓弄那道湿淋淋的嫩缝。芊蓉悲惨喊叫、拚命蹬着腿抵抗,但手被捆在身后,身体又被叶正顺压着,根本逃不掉被狎玩的命运。
  「小骚货,看看你下面湿成这样!刚才一定被洋鬼子玩得很爽吧?没想到你这么贱,喜欢吸黑人的大屌,既然这么爱男人的家伙,就让我帮你餵饱下面不知羞耻的骚穴吧……」叶正变态的说道,同时不说分由将芊蓉一条腿抬起来!
  「放开我!」芊蓉哭着奋力抵抗,叶正顺动用两手的力量才制服住,他接着找到解下来的领带,费劲捆绑住手中那条玉腿的脚踝、然后将它吊在车顶侧边的扶手上,这么一来任芊蓉再怎么用力踢动,可怜的美腿还是高高举着放不下来。
  「嘿嘿……这样看你怎么撒野?还有一条腿也要绑起来!」他又拉起芊蓉另一腿,由于那条腿被压在叶正顺屁股下太久,早就已经麻掉了,因此轻易被他抬到方向盘上捆绑,形成了敞开下体的诱人姿势。
  「小宝贝,等我一下,马上就让你舒服了……」将她固定住后,叶正顺好整以暇的解开腰带和拉炼,将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
  「看!我的弟弟已经等不及要进去你身体了!」他淫笑着抖弄那条粗长的怒棒。
  「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求求你……」芊蓉如觇板上待宰的鱼一样挣扎,但却只是将汽车摇的嘎嘎作响,两腿和双臂丝毫摆脱不了牢固的捆吊。
  「咦!还有这件碍事的内裤没脱掉!算了!就这样搞吧!」叶正顺轻抚她湿透的下体念道,那条内裤其实早已形同虚设,裤底早被玩弄到完全塞进肉缝里,嫣红的唇肉跑出外面见人。
  他把湿皱成卷的裤底从耻缝拉出来、粗鲁的勾到旁边,私密花园就这样轻易暴露在人眼前!欣赏着那整齐的耻毛、丰腴的肉丘、艳红湿润的耻户,让原本箭在弦上的叶正顺捨不得一下子就插进去,他勉强蹲进座位前方狭窄的踏脚处,仔细翻舔这片温润私处。
  「呵……停下来……求求你……哼……住手……」芊蓉无谓的哀求哼喘着,被吊在车顶的玉腿不停踢抖,淫水被男人的手指和舌头不断挑逗出来。
  「嘿嘿……你下面闹水灾了,让我来解救你吧!」叶正顺爬起来,沉重的身躯再度压到她身上,芊蓉感到裤底被拉开、下体毫无防御,而且一团火热的硬物已经顶住穴口。
  「不要啊……」两条被固定住的腿一阵乱抖,还想作最后挣扎,叶正顺却残忍的往前挺,硕大龟头「噗!」一声埋进温暖的阴道里。知道无法挽回的芊蓉绝望的挺腰哀鸣,一双美腿痛苦的绷紧、脚趾头也用力握起来。
  「喔……又紧又烫……真是舒服!你也很爽吧?」
  「呜……你不是人……我不会原谅你……」芊蓉还没说完,粗大的肉棒已经动起来,她再也没多余力气骂叶正顺了,只顾着扭动腰身和屁股、不停地哀喘悲鸣、迎接一次比一次更粗暴的撞击。
  「哦……真是太美了……让我吃你香香的舌头……我会让你高潮的……」叶正顺如野兽般喘气,还想去吸芊蓉的嘴,她当然抵死转开脸躲避,两人的肉搏将车子摇的左右上下乱晃。
  从前面挡风玻璃看进去,只见到一具汗流浃背的男人裸背,股沟一紧一放的在二条美腿间作活塞运动,吊在车内的纤秀脚ㄚ随撞击而乱晃,五根涂粉红趾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夹在一起,被绑在方向盘的另一只脚也是相同情形。
  「唔!……啾……嗯……啾……」车内激情的温度正不断升高,经过一番缠斗,叶正顺已成功佔据芊蓉香软的双唇,他技巧的让龟头进出阴道时充份磨擦敏感点,搞得被绑起手腿的芊蓉浑身酥麻,加上两张手掌不停搓揉软嫩的乳房,更令她连思考的能力都被剥夺,小嘴毫无选择的和强姦她的男人黏在一起,混着唾液的香舌如美食般被吸吮。
  眼看叶正顺的屁股愈动愈激烈,汗水如雨般甩落,随感觉的增高,他将强索来的两片樱唇吸得更紧,肥舌贪婪的在香嫩小口中搅动,塞在体内的肉棍不断在膨胀、温度高得几乎要将阴道黏膜熔化了。
  「唔!……呜!呜!……」惊觉它变化的芊蓉清醒过来,拚命的摇头呜咽,凄美的眼神儘是哀求神色,但是叶正顺正爽到九霄云外,哪管她会不会怀孕、只一味继续他自私的抽插,几秒钟后,一股热浆终于在痉挛的子宫口炸开,芊蓉悲惨的挺动身体,在和叶正顺唇舌相接的情况下被灌入满满的浓精……
  「呼……呼……真爽……嘿嘿……」高潮过后,叶正顺汗淋淋的摊在芊蓉身上喘了好一阵子,才起身解下她被捆绑在方向盘上的脚踝、翻回到自己座位,点了菸抽起来。芊蓉忍不住悲伤的啜泣,她身体被射进那么多精液,万一怀孕,真不知道叫她该怎么办?
  「哭什么哭?被老子干不爽吗!操!」已经得手的男人变得更粗暴和低级,看到芊蓉衣衫狼藉、胴体还没鬆绑的性感模样,兽虐之心不由再度升起,只是刚刚才射精,就算是超人也不可能马上又勃起,于是他想了一个更没人性、却能满足变态慾望的方法来。只见他粗鲁扯掉芊蓉下体那条多余的小内裤、抬起才刚从方向盘解下的玉腿,再度用绳子捆绑起来。
  「……你……到底还想怎样……为什么还不放过我……」芊蓉满脸泪痕、泣声颤抖的质问叶正顺。
  「嘿嘿……怕你浪费我的优良品种,让我的子孙留在你子宫久一点才放你回去……」他无耻淫笑着,将绳子另一头穿过驾驶座后方车顶的安全把手,拉直到她无法再动的地步才打结繫住,两腿都被吊上车顶的芊蓉悲惨的在男人面前敞开下体、夹着白浊浓精的耻缝如婴儿般展露,腹中开始涌进灼热感,她知道那是精液慢慢回流到子宫的感觉,很可能已经在与卵子结合了!
  「放开我,别这样!……求求你……」她哀愤惊惶的扭动着两条被吊着的玉腿,结实的小柳腹激烈起伏,但叶正顺还不满足这样的凌辱,又从车子前座的置物箱拿出一卷胶带,撕下一大段来,从她下腹沿着股沟贴到尾骨,将精液完整的封在她阴道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