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我和大我10岁的熟女

时间:2018-06-13 我是一名技校的学生,我们学校虽然是个技校,但学费贵的要命。
我的班主任姓王,是个女的,30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个,说好听点叫单身贵族。
其实就是没人要她。
她长的不好看,身材也过于高大,有179CM高,但是典型的超S 体形。
她一直单身的原因很多,我们同学都猜测是她心高气傲比较难相处,其实这麽说是有根据的,因爲她和其他老师相处的也不好。
有一次,是星期二的下午,放学时间比平时早3个小时,我和同学在球场打球。
我球打的很糟糕,又不喜欢打,所以每次都是因爲人手不够,我才勉强打的。
这回也一样,手还麽热呢,替我的人就来了。
我和同学道别后,上楼收拾书包準备回宿舍了。突然肚子不舒服,我刚进厕所,裏面就传出一声怒吼:出去还没洗干净呢。
我靠,我心想什麽时候不好打扫偏偏选这时。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而这层还有一女厕,虽然没什麽人了,但我还是不敢去的。最近的厕所是在对过教学楼的3楼,我这个恨啊,这老教学楼是哪个孙子设计的,就不会一层设计一所吗?!
我灵机一动,楼上有一个厕所,非常隐蔽,因爲去的人很少,所以是男女共用的,当然这也只是校长和个别老师用的。
于是,我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爬到楼上。那门好小啊,就在楼道尽头的角落裏,斜对着校长室。
我把头探到校长室旁,确定裏面已经没人了,我这次放心的进了厕所。
其实,说到这裏,大家应该看出来了,我是个老实孩子,不过也有人说老实孩子蔫淘气!
我很爽,大号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就在这时,我人生的一次遭遇开始了……
王老师进来了,她起先并没有看到我,我从她的动作看出,她是想换衣服。她可能是刚洗完澡,穿着肥大的体恤和裤衩,头发披散在后面,脚上还是湿达达的。只见她脱去自己的体恤露出了她那简直超出我想象的大奶子,乳头尖挺,是黑色的。她还用乳液不断揉搓她那对大奶子,一次一次用力,她好象很享受那种感觉,她竟然闭上了眼睛。我的妈呀,她脱掉了她的裤衩,那浓密的很森林赤裸裸的暴露在外面。就听噗的一声,我放了个屁。
完了,全完了,她发现了我,然后是一声惊叫,声音不大但足可以吓飞我的三魂七魄。
四目相对,无语,时间凝结住了。似乎过了很久,我的腿有些麻了,她低声说:擦干净,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嗯了一声。 到了她的办公室,依然是无语,依然是四目相对。
不知过了多旧,她终于开口了:你晚上到我家楼小的大排挡等我。
老师……哦我预言又止。
技校的管理不同大学,离校不会有人理你。所以,我和她先后离开了校园并没有人注意到。
四月的天气时好时坏,温暖的空气中也夹杂着刺骨的微风。想到刚才的一幕幕,兴奋的让我战栗。
我暗想这件事可大可小,既然老师叫我出来而不是在学校裏谈,这事肯定是有回旋的余地。再说,这件事只能叫意外,我又不能算故意偷看,是她后来自己进来的,云云。总之,我想了很多。
我其实就在她身后几百米的地方,走了很远,只到她家楼下,她才回头望了我一眼,示意我在那个地方等他,然后她一人上了楼。
我蹲在道旁边的台阶上,寻思对策。不一会儿,她换身连衣裙出现在我面前。坦白说,她打扮的很老土,但是由于刚才那一幕,我一看到她,大脑就回到那一刻了。
我和她坐在路边的大排挡上,她要了两瓶啤酒,自斟自饮,我也倒了一杯,于是依然无语。
他的连衣裙很肥,领口很低,虽然什麽也看不到,但足够引起我的遐想。
我们几乎不怎麽吃东西,我只顾着盯着她的乳房,而她只是喝酒。
酒过三巡后,她说:下午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失态。
我赶紧转移视线,答:我不是故意的,当时忍不住才到的那裏,我……
没事儿,甭提了她淡淡的说。
她又叫了两瓶啤酒,开始自斟自饮。
又过了一会儿,她说:你们是不是认爲我很怪,很难相处?。
没有啊,我认爲您是个好老师,您一直很关心我们,我想它们不理解您一定是因爲不了解我说。
要是都像你这样,我就不会那麽痛苦了她说。
其实生命就是在痛苦和倦怠间徘徊,你要是能放松一下,别那麽要求自己和别人,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说。
她有些惊讶,对于一个技校的学生,能说出这种话,出乎她的意料。
其实我是个爱看书的孩子,只是课外书,对课本则根本不感兴趣,许多世界名着和哲学方面的书我都爱看,我尤其喜欢叔本华和尼采。选择技校无非也是想学一技之长,以后不用太奔波。
她又开始喝酒,我也倒了第二杯,说实在的,我不胜酒量的。
他们看我是单身,年纪又大,所以就瞧不起我,说我坏话,说我生理有缺陷所以嫁不出去她说,显然她已经醉了,言语间有些抽泣。
我想今天这点事,应该不至于这麽刺激她吧。一定还有别的事情。
我生理哪有问题,你不是看到了嘛,我没问题的,我只是害怕被伤害,被抛弃而已,才不敢付出的她说。
您是个好人,您应该得到幸福的……我的话也越来越多。
天色逐渐晚了,我看了眼手表已经是10点了,地上的酒瓶差不多有10几凭了,我也喝了不少。周围是喧闹的人群,没人会注意到这裏发生了什麽,在这个城市的一角,这裏异常安静。
也许是命中注定,两个孤独的人会走到一起。
我拉起她,对我来说她很大,她用仅剩的意识回答了我她家的住处。
她家在二楼,我把她搀扶到门口,按了几下门铃都没有人开门,我想她大概是一个人住。
我支撑着她整个身体,摸她身上的房门钥匙。楼道很暗很长,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并不是找钥匙,她丰满的身体让我按耐不住。
我打开房门,她家是两室一厅,有4、50平米,有点淩乱,似乎是房主人无心打扫所緻。我把她扶到床上,她刚一躺下就吐了出来,没办法,看来今天我走不了了,我把房门锁好,然后扶她到厕所,她一直在吐。我清扫了她刚才吐的东西,真髒,说实在的我以前没干过这活儿。她的床单都髒了,我给她放到了洗衣机裏。然后找了张看上去像是床单的布盖在上面,我去厕所扶她时,她也睡了过去。
再次将她安放在床上时,我也没什麽力气了,我躺在她身旁,看着她那起伏跌宕的胸口,我不禁遐想。
她转了个身,正好与我面对面,她口裏还有刚才的酒气,头发稀疏的散乱在面前。
我只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我无法克服生理需要。我把她重新放平,将吊带拉下,然后一拉。肥大的连衣裙,顺从的滑了下来,她白色的内库根本包不住那黑悠悠、浓郁、茂密的森林,乳罩也似乎太小了。我只轻轻一拉,一个乳房就跳了出来,乳头黑大而挺拔,我用手一弹,她啊的叫了一声。声音虽然小,但吓了我一身冷汗。
于是,我整理思绪,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在她家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想找的东西——摄象机。
我拍下了她裸体时的照片和一段小录象,然后用她家的电脑传到了我的邮箱裏。
待一切都办好之后,她还乖乖的躺在床上,此时她已一丝不挂。她大口喘着粗气,完全没有淑女的样子。
我是第一次,也不会用避孕套,我将膨胀到极限的阳物,在她阴道旁不断的摩擦,然后猛地杵了进去,她啊的一声,我还没等她叫出声音就用手堵住了她的口。我死命的吸允着她的乳头,咀嚼着她的乳头,直到留下道道牙印。她对我来说,在体积上相对庞大,我只能爬在她身上。
我的初夜就是在这个比我大10岁的女人身上度过的,知道我射完最后一滴精液,我爬在她的身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