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三十章

时间:2018-07-06 两人飞快的奔出刑室,四周突然响起凄厉的警报声。
  扬声器里传来机械的女声:「警报,警报,有女奴逃脱,所有安全人员进入戒备状态。重複一遍,有女奴逃脱,所有安全人员进入戒备状态。」被发现了!
  谢安拉着杜倩心往电梯跑去,「我来之前已经关闭了一路上的监控回路,快点走等他们重新开启监控我们就走不了了。」
  杜倩心感觉到那橡胶又再度活动起来,喘息着道:「慢───走慢点。」
  谢安跺了跺脚,「我来背你。」不由分说地蹲下身体,将杜倩心拉到背上背着她向电梯跑去。
  走进电梯,谢安按下五搂的按钮向背后的杜倩心解释道:「大门口有十几个安全员,没办法从那里出去,我们从五搂的消防梯爬下去。」
  杜倩心哪里有空听他的解释,蜜壶内橡胶的活动越来越剧烈,她只能徒劳地控制自己勉力延长抵抗的时间。
  谢安感觉到背上的少女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坚挺的乳房隔着薄薄的衬衣在自己背上来回摩擦。连忙将杜倩心放到地板上,擦去她额上的汗珠问道:「你怎么了?」
  杜倩心的身体半躺在地板上不停地抽搐着,颤声回答道:「不──不要紧,过──过一会儿就好了。」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门,谢安看着杜倩心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将她拉起到自己背上道:「快走吧。」
  杜倩心体内的橡胶再次萎缩回去,逐渐恢复平静的杜倩心挣扎着从谢安的背上爬下来:「安哥我已经好了,我可以自己走。」谢安惊讶地看着他,点点头拉着她朝外跑去。
  谢安带着她穿过走廊,左拐右绕地走到一间小房间的门口,谢安站住脚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道:「最里面那扇窗外有一个消防梯,爬下消防梯从小巷里出去就是马路,到了那里咱们就安全了。」
  就在这时,走廊的那头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刘克帆带着五六个持枪的黑衣汉子朝这里奔跑过来,嘴里大喊着:「看你们往哪里跑。」
  谢安连忙拉着杜倩心走进房间,转身顶住房门将手中的磁碟交到杜倩心手中急切地道:「你先走,我拖住他们。」
  杜倩心含着热泪摇头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谢安大吼道:「再不走就一个也走不了了,你忘了你的任务吗?」
  杜倩心摇头道:「我来拖住他们,你先走,我是警察这是我的职责。」
  门外传来嘈杂的吵闹声,有人开始一下一下地撞门。
  谢安用力顶住门大叫道:「不死鸟,我就是不死鸟,你要听我的命令明白吗?快走!」
  杜倩心惊讶地看着他,安哥?不死鸟?她怎么也无法在两者之间划上等号。
  看着他坚毅的面容知道自己再没有别的选择,杜倩心猛地扭转头朝窗户奔去,泪珠不受控制地滑下脸庞。
  砰砰砰几声枪响,爬出窗户的杜倩心探头回望,正看见背顶着门的谢安胸口上出现数朵不断扩大的血花,高大的身体慢慢滑倒。
  谢安努力地举起手朝杜倩心挥舞着道:「快走,快───走。」
  杜倩心哭泣着爬下消防梯,奔出巷口。
  打手们好不容易撞开房门,冲进房间正要爬出窗户追下去,刘克帆施施然地走进房间轻鬆地道:「不用追了,让她去吧。」
  说着走到无声地歪倒在一边的谢安身前,踢踢他道:「他妈的,别装了,还不快起来。」
  谢安突然睁开眼睛,讪笑着道:「刘总,我演得还不错吧?」
  刘克帆微笑着道:「不错不错,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谢安从衬衣里拿出湿淋淋的血包点头哈腰地道:「您答应我的那个股票期权您看———」
  刘克帆点头笑着道:「对对对,我怎么没想起来呢?还有这个───」说着提起手中枪指向谢安的脑袋。
  「砰」一声脆响,谢安的额头上顿时多了个鲜红的血洞仰面向后倒去,瞪大的眼睛充满了迷惑和不信。
  刘克帆提起手枪,吹了吹枪管上的硝烟:「已经不必留着你了。」
  杜倩心跑到马路上,心中稍定立刻找一个电话亭与刘镇联繫。
  电话铃一响就被提了起来,里面传来刘镇坚毅而又焦急的声音「是倩心吗?」
  杜倩心道:「是我,刘局长我已经取得刘克帆犯罪的证据。」
  刘镇道:「太好了,我一直在担心你但又没办法和你取得联繫,局里的上层人物中有刘克帆的内线,你的身份可能已经暴露了,你必须立刻离开那里。」
  杜倩心忍不住再次流下泪来,如果早点知道的话也许安哥就不会───「我已经出来了,不过───不死鸟牺牲了。」
  刘镇惊讶地啊了一声,沉默了半晌道:「我们会永远记住他的。现在局里也不安全,你直接到我家里,我和你一起直接将证据上报国家公安部。」接着刘镇将地址告诉了她。
  杜倩心道:「是,我马上就过来。」
  正在这时,橡胶再次膨胀活动起来,猝不及防的杜倩心闷哼了一声。
  刘镇急切地问道:「倩心,你怎么了?」
  杜倩心忍住呻吟,喘息着回答:「没──没什么,我──我马上就过来。」说着连忙挂上电话蹲下身体,再克制不住地呻吟起来,一手探入衬衫握住自己的乳房。
  抚摸着自己的乳尖,另一手探入股间却只能无助地按着金属内裤丝毫接触不到任何需要的部位。
  杜倩心颤抖着身体蹲在电话亭中,等待着肆虐的结束,她知道自己越快接近高潮这折磨才会越快结束。
  终于,橡胶再次萎缩了回去。杜倩心扶着亭壁勉力爬起,蹒跚地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刘镇给的地址来到一个郊外的居民小区。
  午夜的小区中静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明亮的月光洒在街道上留下一片惨白的光芒。
  杜倩心按照地址找到刘镇的屋子,这是一个独门独户的两层房子,杜倩心小心看看四周,确定没人跟蹤后才走上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