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五章 计中有计(八)

时间:2018-07-10 第二天上午,刚过11:00,侯龙涛就从办公室溜出来了。虽然他早已派人摸清了陈倩上班时的作息时间,知道她每天过了12:00才会和同事一起出来吃午饭,但侯龙涛还是很早就到了,坐在车里「守株待兔」。
  等了很久,终于看到三个互相挽着胳膊的年轻女子从民航营业大厅里走了出来。因为天气的缘故,她们依偎在一起,长大衣都裹得很紧,领子竖着,大衣的下摆下露出三双一模一样的黑色高跟鞋和六段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一看就是没把制服换下来,最右边的那个就是陈倩了。
  侯龙涛整了整衣服,按下了SL500的车窗,探出头来,「倩倩,」等到三个女人回过头来,他已经关好了窗户,下了车,「上车吧,咱们谈谈。」陈倩的脸上露出一丝厌恶,根本没理男人,挽着同事胳膊的手臂紧了紧,「快走吧,不用理他。」
  「他谁啊?」两个同事都好奇的问,毕竟那个男人长得还挺精神的,开的又是一辆很扎眼的Benz,可看陈倩的反应,好像是对他充满了敌意。女人的天性就是打探别人的隐思,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两人脚下的步伐不快反慢,连寒冷也顾不得了。
  侯龙涛三两步就追了上去,一把拉住陈倩的一条胳膊,「倩倩。」陈倩本来想甩开男人继续走的,可两个同事都已经停住了脚步,她也只好站住了,但还是从男人的手中夺出了手臂,「干什么?」「咱们找个地方谈谈吧。」男人是一脸的愁容,又一次拉住了她的手腕儿。
  「咱们没什么好谈的,」这次男人的手使上了劲儿,就像是一把钳子一样,陈倩挣扎了几下儿都没能脱身,「你……你放开我啊。」「不,你不听我说,我就不放你。」「你……你……不要脸,再不放开,我要喊了。」「你喊吧,我现在是什么都不在乎,心爱的女人恨得我要死,我还要什么脸面啊。」
  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人纠缠,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有几个路人已经投来了好奇的目光。陈倩的脸上一热,只好做出了让步,「那你说吧,快点儿。」「真的要我在这儿说?」侯龙涛放开了女人的手腕儿,瞧了一眼那两个同事。
  「这……」对于男人要说什么,陈倩是有那么一点儿预感的,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万一他要是说出了关于前天晚上的事儿,那自己可丢不起这个人,「就去你的车里吧。」她又对同事说:「你们先去吧,我马上就来。」「好吧。」那两个女人转身离开了,一边走还在一边小声儿的议论。
  一上车,侯龙涛就把昨天对陈曦说的那一套可以为她付出生命的话又对陈倩说了一遍,但他确实是用了真情的,说的如泣如诉,要是换了一个不知道他花心历史的女人,一定会被他感动的。可陈倩只是鄙夷的「哼」了一声儿,既不出声儿,脸上也没有表情。
  「倩倩,你说话啊。」「你说完了?」「说完了。」「那我可以走了吧?」陈倩说着就要开车门儿。「等等。」侯龙涛眼疾手快,赶紧拉住了女人的大衣,「你就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你好无耻!」女人回过头来,一脸的愤怒。
  「怎……怎么了?」侯龙涛「无辜」的看着她。「我一直都以为你很聪明,受过高等教育,现在居然把同一套花言巧语用在两个住在一起的女孩儿身上。」陈倩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嘲笑的意味。「小……小曦她告诉你了?」男人大吃一惊,其实小曦要是没说,他才真的吃惊呢。
  「人算不如天算,你挖空心思想把我们姐妹俩骗到手,可实际上却一点儿也不了解我们,我和小曦从小就是无话不谈,她又怎么可能不把你昨天的无赖行径告诉我呢。」陈倩托出了攥在男人手里大衣,打开车门儿,自行离开了。
  「倩倩,」侯龙涛也下了车,还想追,「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就算是对你们姐妹两个人说的都一样,那也是因为我对你们的感情是相等的啊。」「你省省吧,我们决不会再相信你了。」女人连停都没停,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陈倩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男人回到了车上,掏出手机,先给施雅打了一个,告诉她陈氏姐妹已经答应了不再追究那件事儿,唯一的要求就是永远也不要再和施小龙或是施小龙的家人打交道,只求平静的把一切都忘记。侯龙涛的第二个电话只有一句话,「一切都按原计划,细心点儿。」……
  陈倩走进了西单的麦当劳,两个同事赶忙招呼她,「这儿,快来,东西都要好了。」「要好了?」陈倩不想让刚才的事儿搅了同事们的心情,换上了一副笑脸儿,「你们给过钱了?」「给过了,我们请你。」「喂,你们有什么企图啊?」平常她们都是各付各的。
  「快坐,快坐,」其中的一个女人搂住了陈倩的肩膀,「刚才那个人是谁啊?」陈倩早料到她们会问的,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都是天天见面的朋友嘛,「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他在追你?」「嗯。」「你不要他?」「不要。」「真的?」「真的。」「为什么呀?」「不喜欢呗,还能为什么?」
  「切,不说就算了。」那个同事装作生气,撅起了小嘴儿。「我不是说了吗?」「好好好,那你现在的那个男朋友,叫什么来着?施小龙,对,施小龙,你喜欢他什么啊?」「我……我已经和他分手了。」陈倩一听人提起那个小混蛋,立刻沉下了脸,她本来就不是真的爱施小龙,知道了他对自己有不良企图之后,一下儿就变得非常讨厌他。
  「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就前两天。」「那就更不合理了,你对刚才那个人一点儿意思也没有?」「没有,怎么不合理了?」「你要是因为有男朋友,不答应他还能理解,现在你是自由之身了,怎么会不接受他呢?」「为什么一定要接受?」「施小龙那个小孩儿你都接受了,他总不会比一个纨裤子弟还要差吧?」
  「你们不知道,他不是好人。」「说说,说说。」「没什么好说的。」虽然陈倩曾经在背地里说过侯龙涛的坏话,但那是关係到自己的妹妹,不说不行,但现在对着的是自己的同事,她没有再一次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他不像坏人啊,长得挺斯文的,好像还对你一往情深呢。」「知人知面不知心,长相是不能说明问题的。」
  「哇,他到底干了什么了,让你说出这种话来?」「他……」陈倩突然不说话了,小曦的事儿她是不能说,自己的事儿却是没的说,以前总觉得侯龙涛有很多很多对不起自己的地方,可仔细的想想,自从他回国以来,除了欺骗小曦,好像也没对自己做出什么特别不可原谅的行为,不仅如此,他还救过自己两次。
  「喂,你怎么了?」一个同事推了推双眉微皱的陈倩,「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要他?」「不要。」陈倩还在沉思中,无意识的应了一句。「那……那你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儿吧,我看他不错,我都和男朋友分手两个多月了。」「他……他结婚了。」「啊!?原来是这样啊,那他还追你?怪不得你不答应他呢。」
  「是……是啊。」陈倩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给出那样一个回答,她知道如果光说侯龙涛是有女朋友的,自己这个自以为很出众的同事是不会罢手的,难道说自己不和侯龙涛好,也不希望自己认识的人和他好吗?
  陈倩真的感到很困惑,以侯龙涛的条件,如果他是真心实意的爱自己,自己未必就不会动心。「唉,想这些干什么,他只是个为了骗女人上床而不择手段的小人。」陈倩摇了摇头,把那个救过她两次的男人的身影从脑子里赶了出去……
  接下来的四天,陈氏姐妹天天都会收到侯龙涛让人送的二十朵茉莉花儿,但她们从来都是如数退回。终于,二月十四号,一个老外编造的、用来骗钱的「节日」到来了,国贸里花儿店的生意比往年的这个时候要红火许多,他们接了一个大单,1998朵长枝红玫瑰。
  陈倩下班儿回到家,一进门儿就看到母亲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妈,您怎么了?」「我的女儿就是招人爱。」「您说什么啊?」「还装傻,你刚和施小龙分手,就立刻又有人追你了。」「啊?您……您怎么知道的?」「你回屋看看就知道了。」
  陈倩赶紧进了自己的房间,一下儿就楞住了,床上、桌上、窗台儿上、地上,摆满了艳红色的玫瑰,陈曦正坐在桌前,双手托着脸蛋儿,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小曦,这……这是……」「啊!姐,你回来了,」女孩儿转过头来,「这些是涛……那个人送来的,一共一千九百九十八朵,咱们一人九百九十九朵。」
  「小曦,你……」陈倩把门关上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不收他的礼物的吗?」「我……我……」女孩儿撅起了小嘴儿,「它们多漂亮啊,我实在是忍不住,而且他一定花了很多钱的,要是再退回去,那……那多浪费啊。」
  陈倩看得出来妹妹没把什么都说出来,「小曦,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人?」「姐,我……我……」陈曦突然抱住了姐姐的身体,「我好想他……」「小曦,你为什么这么死心眼儿呢?」「我……我想他是真的爱我的。」「真的爱你?那花儿他是送给咱们两个人的,他想让咱们俩都跟他好,你愿意跟我分享一个男人?」
  陈曦低下了头,她不敢跟姐姐说自己的真实想法,要是说出来,一定会被骂的,而且她也不是就那么肯定侯龙涛是真的爱自己,更不肯定自己就一定能接受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那现在怎么办?我都已经收了。」「唉,这可往哪儿放啊。」陈倩从桌上拿起了一枝玫瑰,轻轻的摸了摸柔软的花瓣儿……
  这一天侯龙涛可是大忙人,其实他之所以要在情人节前和陈曦闹僵,就是怕今天会忙不过来。中午和任婧瑶一起吃的午饭,然后又小搞了她一下儿,虽然她只是一个性奴,但毕竟是漂亮女人,偶尔还是要哄哄的。到了晚上,和五个老婆共进了浪漫晚餐,之后当然就是再次上演「五凤迎龙」的好戏。
  本来侯龙涛是想在12:00的时候给张玉倩打电话的,结果女孩儿在那之前就打电话过来了,幸好他增经对五个老婆「坦白」过张玉倩的存在,当然是把「空中迷姦」那段儿省了。儘管如此,他还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吃乾醋的薛诺哄得又开心了……
  二月十五号,「东星集团」的汽车尾气净化器正式上市了,因为还没到市委规定经媒体正式出台的日子,整整三天,十五家专卖店只卖出了不到一百套,侯龙涛也只能无奈的感歎国人的环保意识还不是很强。
  为了今后公司的发展,「东星集团」的总部设在了光大大厦的第十五层,田东华很少去易庄的工厂,只是在高级的办公室里连络外地销售的事宜。不过他倒是也干了点儿实事儿,一些收到了市委通知的政府机关想要压低购买的价格,他都视对方的来头儿,做出最小限度的让步。
  田东华这一段的工作还真是挺让侯龙涛满意的,所以他也基本上不去「光大」,两人形成了井水不犯河水之势。另外还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儿,侯龙涛的工厂的规模不算大,但却从一家刚刚成立的保安公司僱用了100名保安,其中有80多人都是退伍军人,那家保安公司的法人叫刘宏达……
  「操,都他妈守了三天半了,连他妈人影儿都没见着,这得等到哪辈子去啊?」「你他妈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啊,老大让咱们在这儿等着,咱们就得等着,出牌,出牌。」四个男人正在一辆半封闭式的「金盃」麵包车的后箱里打着扑克。
  「嗨,别玩儿了,快过来看看是不是她。」坐在前面的司机用略带兴奋的声音说,指了指一个刚从不远处小区的大门里走出来的女人。「我看看,我看看,」后座儿上的一个人赶忙掏出了一张照片对比了一下儿,然后就坐到了司机旁边的座位上,「没错,就是她,动手吧。」
  陈曦在家里憋了好几天,老是胡思乱想,侯龙涛虽然天天都让人送花儿来,但却一直也没再露面儿或是打电话来。这天女孩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给家人留了张字条,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然后自己一个人出了家门儿,想要去看场电影儿,再找几个女朋友吃顿饭,换换心情。
  现在是星期二的下午3:00多,通往小区的道路上没什么行人,陈曦满怀心事儿的慢慢遛达着,突然一辆「金盃」在她左边停下了,从副驾驶一边的窗户探出一个男人的脑袋,「姑娘,你知道公主坟儿六号儿院儿在哪儿吗?」
  「嗯?」陈曦停住了脚步,抬起头,「六号儿?不知道,那个院儿是五号儿,」她指了指自己家住的小区,「好像这附近没有六号儿院儿啊。」「不会吧,」那个人下了车,但却没有关车门儿,把不宽的人行道佔去了一半儿,他从屁兜儿里掏出一张纸条儿,「你看,我们是送三合板儿的,这上面写的地址是六号儿啊。」
  陈曦平时是个挺乐于助人的女孩儿,但现在真是没心情,可对方都已经把纸条儿递到了跟前,也不好不接,只能拿过来看了看,上面确实写的是六号儿院儿,「是不是写错了?」「这可怪了。」男人又向前走了两步,停在车门儿边儿上,四处张望了一遍,一脸的迷惘,这一来就把女孩儿的正面全挡住了。
  这时,麵包车的后箱门打开了,又有一个男人托着一块儿三合板儿下了车,往女孩儿的身后一竖,对先前的那个男人说:「头儿,问清楚没有啊?」那块三合板儿有一人多高,从后面来的路人是看不到陈曦的,加上右边的高墙,她整个是被「包围」了。
  陈曦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问路为什么要把货也卸下来,她把纸条儿递回去,「对不起,帮不了你们。」说完就想走,可身前的男人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车箱的侧门儿突然打开了,又有两个男人蹦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女孩儿拉进了车里,陈曦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嘴巴就被人捂上了,还有一把锋利的尖刀顶住了她的喉头,「不许出声儿。」
  第一个男人把拉门一关,回到了车上,「金盃」开走了,那个举三合板儿的男人若无其事的上了一辆停在不远处的另一辆一模一样的「金盃」,这一套行动,他们已经练了一个多月,做的驾轻就熟,完全没有引起几个路人的注意。
  陈曦惊恐的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她的嘴吧已经贴上了胶布,双手双脚也都被捆了起来,她被扔在两排座椅的中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一万多个问号儿在她的脑海里不停的盘旋……
  陈倩5:00下班儿,到了通往自家小区的那条小马路的时候已经过了5:30,天也黑了,这时路上的行人明显比下午的时候多。两个男人靠近了独自一人的陈倩,「请问是陈倩小姐吗?」「我是,你们有什么事儿?」女人停住了脚步。
  「我们老大请陈小姐去一趟。」「什么?」陈倩一听这话,立刻提高了警惕,「我不认识你们,请让开。」「陈小姐别这么不客气嘛,先看看这个。」一个男人掏出了一张一次成像的照片。「啊!」女人轻叫了一声,藉着昏暗的路灯,照片上竟然是被手脚都被绑着的陈曦,「你们……我妹妹……你们……」
  「嘘……」男人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嘴前,「陈小姐,我们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你要是大吵大闹,我一个电话,立刻就让你妹妹被轮姦到死。你合作的话,我保证你们姐儿俩的安全。」「你……你们……」陈倩一下儿就不敢声张了。一辆「金盃」麵包车停在了路边,两个男人拉着六神无主的陈倩上了车,在外人看来,没有一点儿强迫的迹象。
  「你们把我妹妹怎么了?」「放心吧,没人碰过她,至少现在还没人碰她,哈哈哈。」车上的几个男人大笑了起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啊。」「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耐心一点儿嘛。给你家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不回家吃饭了,别让他们担心。」陈倩没有办法,只好拿出了手机。「对了,你别耍花样啊,要不然,后果我不说你也知道。」坐在她身边的男人警告了一句。
  车子驶入了门头沟的山区里,在一个废弃的仓库前停下,陈倩被带了进去。大门在身后关上了,陈倩更害怕了,仓库里还三一群俩一伙的聚着十几个人,大部分都是不到二十的小孩儿,还有三四个是女的,陈曦就坐在一张沙发上,看样子也没受什么委屈,「小曦。」
  「姐!?」陈曦在这里已经呆了几个小时了,那些人既不让她走也不说抓她来干什么,简直快把她逼疯了,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暱称,一抬头,竟然是姐姐,真是又惊又喜又担心,飞快的跑到陈倩跟前,姐妹俩抱在了一起,「姐,你……你也被他们抓来了?」
  「小曦,你没事儿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没有。」「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陈倩转向了「请」自己来的那个男人。「别问他,问问你自己。」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姐妹俩一回头,只见一个拄着双拐的人从仓库的最里面的一扇小门儿里走了出来,「臭娘们儿,不会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吧?」
  「姐,你认识他吗?」陈曦一脸的茫然。陈倩仔细的看了看那人,他的左腿上打着石膏,「你……你是半个月前……」「对了,半个月前我摸了你的屁股一下儿,就被你男朋友打断了一条腿,我今天要连本带利的找回来。」「没错。」「没错。」十几个刚才还很老实的小流氓也都突然叫嚣着围了过来,每人手里还拿着一罐未开的饮料不停的摇晃。
  「姐……」陈曦吓坏了,抱着姐姐的双臂更紧了。「小曦,别怕。」陈倩强装镇定,其实心里也是害怕得不得了,「你们想怎么样?」「怎么样?今天我要教教你们怎么过夜生活,咱们慢儿慢儿玩儿。」那个「瘸子」像疯了一样的大叫起来,「动手!」
  还没等姐妹俩回过味儿来,那十几个小流氓已经把手中的饮料罐儿对準了她们,一拉拉环儿,五颜六色的饮料立刻喷射而出。「哈哈哈……」在一群人的大笑声中掺杂着姐妹俩的尖叫,「姐……」陈曦从小就是「天之骄女」,哪儿受过这种「虐待」啊,已经哭了出来。陈倩虽然以前经常被男生欺负,但也从没被这么羞辱过,也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儿了。
  饮料喷射的劲儿一过,那些小流氓就又蹦又跳的把剩下的全都浇在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人的头上,等他们分开时,姐妹俩已经成了落汤鸡。刚才抓陈倩来的那个男人走到「瘸子」身边,「小全哥,强哥可不是这么交代的。」
  「我哥不是还没来呢嘛,现在这儿由我做主。」「强哥会不高兴的。」「废他妈什么话。」「瘸子」不再理那个人,来到了陈倩身边,用右拐杵了一下儿她被湿透的裤子裹得浑圆诱人的屁股,「怎么样?好玩儿吧?」「别碰我!」陈倩一边抽泣,一边用胳膊在拐上推了一把。
  「唉哟!」小全一个没站稳,向后就倒,幸亏有人扶住了他。这下儿小全可火儿了,「操你妈,我还就喜欢会蹦达的,给我把她们扒光了!」随着他一声令下,本来已经散开了的十几个小流氓又都如饿狼般的扑了回来。可怜的姐妹俩除了哭叫,一点儿反抗的能力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