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再现雄风

时间:2018-07-11 夜深人静,在长洲渡假屋的一间双人房,我睡不着,起床看了海棠春睡的女朋友好几次,可是总缺乏勇气『侵犯』她﹗我吸了半包烟,喝下一支啤酒后,终于逐渐产生了勇气。我先将蚊帐挂起,身穿粉缸睡袍的她,样子并不比香港小姐逊色,尤其是那魔鬼似的的身体,随呼吸而起伏的酥胸,使我心跳加快﹗
我悄悄鬆开她的腰带,将睡袍左右分开,雪白的大褪立即呈现在眼前,那三角地带隆起的丘陵,和中央的坑道,还有裸露出的乳沟,使我一阵狂喜。
在有点犯罪感中,我无意识地脱去长裤和内裤,宝剑出鞘,无比锐利﹗我像小偷般解了她的胸扣,肥美雪白而结实的乳房弹跳出来了﹗
我忍不住用手轻轻抚摸,用口吸吮,这时候实在使我十分沖动。然而,她醒来了,见她自己下体赤裸,而我的两手正按在她的奶子上,她大吃一惊,挣扎要起来。我像做了坏事被发觉,要杀人灭口一样,随即压在她身上,狂吻她的脸、她的嘴,两手在乳房上不断摸揉,涨硬的小东西顶着她的阴户。她没有叫,但不断反抗挣扎,我下床剥下她的内裤、她趁机起来逃走,到大门时,想开门又犹豫了,因为她没有裤子。
我从后面抱住她,两手大力握住乳房,同时亲吻她的颈,在微痛的刺击中她的挣扎慢下来,我拉下她的睡袍时,也将她扳转过身来。她带点恐惧看着我,两手按住胸脯,我慢慢拉开她的两手说︰「淑贤,我好喜欢你﹗」
然后,我吻着大奶子,用力吸吮着乳蒂,她就像昆虫跌入蜘蛛网内,软倒在我的身上。我把她放在床上,她自动张开了腿,当我强攻一次失败,淑贤忽然后悔了,她疯狂地挣扎。但我也已经像野兽般向她进侵,在第三次的强攻中,我插入了三分之一,两手抱住她的屁股。她恐惧而懊悔地挣扎,却在不断的摇动中,将阴茎完全摇入去。我在她尖叫声中全力一刺,『卜』的一下,我知道她的处女膜破了。她仍然像吃了农药的鲤鱼在水中反肚挣扎。在挣扎中,巨大的奶子剧烈摇动,在我双手抓紧、力握之下,她终于也静止不动了。
之后,是两人热烈的拥吻、身体大量出汗,急速的呼吸、喘息和她的叫床声浪。为了防止她的尖叫被人听见,我狂吻着她,两手用力握住乳房。在力握中,她的汗水大量流出来,眉头紧皱,呼吸急速,屁股上下起伏着,两脚大力磨床。我也在这时射精了﹗
淑贤事后虽然怪责了我,却紧抱着我不放,因她从未试过这般快乐﹗
现在,我和淑贤已结婚一年了,我赤条条坐在天台的木屋内,回想起那次的做爱。但此刻,我却像太监般硬不起来﹗我吸着烟,看着床上的太太,她身上一丝不挂。她祇有二十六岁,此刻她是更成熟、更迷人了﹗
她那饱胀的大奶,像快要爆发的火山,那迷人的洞口,满是淫水。她脸红如喝醉,柔软的秀髮遮住半边俏脸。她鼻孔张开,小嘴像鱼鳃呼吸般抖动,她辗转反侧,看来很想我的进侵,但我却变成了太监一般﹗
结婚之后,淑贤不再工作,但以我这个印刷技工的收入,祇能租住天台木屋。她看不起我这个低能的丈夫,天天都在说后悔﹗她认为以她的条件,随便可以嫁个银行经理或专业人士,却被我把她『诱姦』,不得不和我结婚﹗
为了讨好太太,我是甚么家务都做,反而成为她的奴隶﹗但是奇怪的是,我逐渐变成了太监一样,无法硬起来﹗此刻,她躺在床上,两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斜眼看着我,眼内充满淫光,她已慾火焚心了﹗
我再次扑到太太身上,那话儿硬了﹗我见到她一脸鄙视的样子,但我知道她是内心暗喜,因为她张开了两条白嫩的大腿。但是,她的鄙视就好像一把利刀,要切下我的阳具一样。于是我又被她的冷漠吓缩了﹗
淑贤大失所望,她大力将我踢下床,嘴里还骂道︰「没用的东西﹗今晚睡地下﹗」
我工作的印刷厂晚上常要加班,以前我最不想加班的,现在却主动要求加班。因为我不想回家,我害怕回家。
在外面喝醉酒的时候,我曾有杀死太太的念头,但祇不过是想想而已。因为其实我是很爱她的,谁叫自己无能呢﹖
有一个晚上,我加完班,驾着二手私家车回家,在街边的熟食档停下来喝啤酒。深夜一时了,突然前面一辆计程车停下,有人大叫打劫。一个女子落车逃跑,另一女子下车时被司机捉住,先前的女子向我跑来,她的身影十分似淑贤。
她来到了,一脸慌张。却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马上开了车门,让她上车,接着就开车逃走。
「多谢你﹗」那女子感激地说。她祇有二十岁左右,连声音也像我太太。她没有说去那里,但我突然对她产生了强烈的憎恨。我将车开到一个僻静之处,死了火。
我走进后座,很轻易就抢了她的刀,迫她就范,否则就要把她送去警署。这女郎看来是问题少女之类的人。她不很害怕,又不得不就范,但被人威胁,始终不服气。
我强行将她的衫自头剥了出来,一对大肉球跳跃不止﹗女郎稍微反抗纠缠,我按倒她,大力扯下短裤和内裤,然后我也解了裤钮,拉下拉链。我压在她身上。女郎仍然反抗着,她双手拼命撑拒着,嘴里还用粗口骂我。
我说道︰「你叫吧﹗如果有差人来,我就告发你﹗」
她不敢再出声,也停止了反抗。但是,我吻她的脸时,被她吐口水,吻她的嘴时,也被她咬了一下嘴唇﹗
我大怒,一拳打在女郎胸口上,她惨叫一声,再也不敢动。于是,我再吻她,她终于不敢再咬。她皮光肉滑,嘴内湿热。力握她的大肉球时,十分结实,而且弹力十足,握得很有手感,于是他狠狠将阳具全力一插,竟毫不费力完全进入。她没有淫水滋润,却能一下而全根进入,可见我的肉棒坚硬如铁。
女郎因痛而低叫﹗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却突然精力充沛,压在她肉体上大力抽插了二、三十下。在微弱光线下,每一次抽插,她的两只球型奶就抛动跳跃起来,她也痛得咬着嘴唇。
过了不久,她不觉痛了,因为淫水已源源涌出,她的脸也红,呼吸也急速了,她的瞳孔也放大了,但她强忍着,不肯认输。于是,我在前沖之中加入旋转,儿她也开始呻吟和低叫了,嘴角也泛起了淫邪之笑容﹗
我两手用力握住大肉球,用口吸吮她的乳头,她竟然笑出声了,她说道︰「看不出你都好够劲﹗」
当我在抽插旋转中咬她的乳房时,她的腰不断上挺下落,速度也越来越快。她大叫大笑,张开了口,迎接我的狂吻。在两人的紧缠中,我终于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
事后,我送她回市区,她还和我说了声再见。
驾车回家时,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已经恢複雄风了﹗我尝试想那女郎的大奶,阴茎又硬也来﹗我马上回家,我要和太太做爱,使她死去活来。
但是,当我剥光了太太的衣服,伏在她身上时,我又变成了太监一样,于是,淑贤更加鄙视我了﹗
有一天,是我休息的日子,本想和太太到郊外拍照,她却拒绝了,于是我祇好自己出去了。我带着相机,一个人四处流连,我看见三十岁的王太太走入一间超级市场,这个王太太常和我太太打麻雀,我不止一次的听见王太太教淑贤对付丈夫的方法,因此我对她十分反感。王太太相貌虽不及淑贤,却也五官端正,虽比淑贤大几年,却更成熟,胸脯亦十分伟大。我尾随而入,看她买甚么﹖
我见她拿了一支唇膏悄悄放入手袋,心中暗喜。当她再将一支香水放入手袋时,我马上拍下照片,那时她并不知道,我也没有即时告发她,祇是有点轻视。
我拿着即影即有相片给她看,王太太大惊失色,赶紧想抢照片,但已经被我马上收回了。
我冷笑着说道︰「你知道犯偷窃罪,要坐监的吗﹖」
王太太向我摆出讨好的微笑,求我交回相片。但我要和她找个地方谈一谈,我带她上了的士,直驶九龙塘,我要王太太和我进去租房,她起初坚决不肯,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和我租了房。
王太太坐在床上,万分羞愧地低下头,由于彼此认识,使她更感难为情﹗我动手脱她的衣服,先是脱外套,然后是恤衫的衣钮,就好像在地上挖土,要将大竹笋挖出来一样。当我脱下她的胸围时,她全身微微震动,两只大竹笋奶也有节奏地震动﹗鲜嫩的竹笋白里透红。她侧过身体背向我,颤抖地求我放过她。当她再回头偷看时,我已脱光了衣服,她马上又转过身去。我坚硬的阳具磨擦她的背部,使她全身抖动得更大。巨大的肉球摇动得似要跌下来。他马上用两手抓住把玩着。我摸捏下去,她富有弹力而柔软。她恐惧地要站起来,却被我推倒在床上,用力剥去她的裤子,她急忙以手掩住下体。
我站在一旁欣赏,王太太偷偷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那强有力的阴茎尤如高射炮一般竖立着,吓得赶快闭上眼,好像她的丈夫站在一旁,看见了一切。
她脸色苍白,好像就要大祸临头﹗我捉住她的手,坐在她身上,吻她的脸,她左闪右避,我吻她的肉弹,她的身体摆动如蛇。我两脚踏床,身体悬空,以阴茎轻磨她的坑道,製造出一阵奇痒使她快将崩溃﹗
我笑着说道︰「事情既不可避免,就顺其自然吧﹗」
我这么一说,她的痕痒更甚,淫水也渗出来了。她张眼看我,见我望住她笑,羞愧更甚,脸红如火烧﹗她想将两脚合拢,又被我分开,而且把她张得更开。
当她再看我时,已被被控製住似的,闭不了眼。于是,我的阴茎一下沖进去,她神经质地震动了一下,羞耻地逐渐闭上眼。
我的一轮进攻使她心跳加速一倍,大肉球被推磨轻捏又使她呼吸急速起来。她已有少许快感了,嘴角泛起淫邪的、报複而满足的冷笑。
我问道︰「你在笑什么呢﹖」
王太太笑着说道︰「我想起了不久前和你太太打牌,输了一千元,还被她溪落了一番﹗现在,我和她丈夫做爱,淑贤不知道。以后遇见她时,我将十分快乐。就像现在这么的快感。」
王太太说完,张开饥渴的小嘴狂吻我,在我力握她的大奶中,她淫笑狂叫如狼叫。她索性反骑在我身上,两手扶我的腰,疯狂跳动。在一上一落中,她高潮也来临了。
她笑着、叫着,她脸上的汗水,巨乳上的汗水,雨点般打在我身上。她终于支持不住了,她伏倒在我身上。我反过来压在她肉体上狂抽猛插,在射精时还大力地咬她的乳房,留下齿印红痕﹗
事后,我将相片交回王太太,而她也像小偷般溜走了﹗但是此后,我再见不到王太太前来打牌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甚么这样做,但也为再由太监变成无坚不摧又沾沾自喜。我企固在深夜太太熟睡时偷偷和她做爱。但奇怪的是,自己的太太比王太太美艳动人,我竟一点沖动也没有﹗我自然不敢动她,以免被悔辱臭骂。
一个晚上的深夜,我加完班,驱车到水塘喝酒。想起太太对我越来越差,我祇有不停喝酒。附近一对情侣的声浪便我十分反感,于是地戴上一个面具,手持着相机小心走近。由于有点醉,我迷迷糊糊地看不清两人的相貌,祇听出是一对背夫偷汉的狗男女﹗
当晚的天气不太好,像是雷雨的前奏,不过乾打雷不下雨,凭着闪电的瞬光,可以见到那俩人已经在大石后面开始行动了。那男的把裤子脱下一半,女的也把三角裤脱下来,她穿着裙子,所以很方便,她不用再脱什么了,直接跨坐在男人身上。看她舒服地仰了仰头,看来那男人的阳具已经插进她的肉体里了。
果然,当那男人撩起女人的裙子摸她的屁股时,我清楚地见到这对狗男女的性器官已经交合在一起了。我马上拍下一张照片,虽有闪光,但那对狗男女以为是闪电,并没有察觉,那女的照样在那里扭腰摆臀,拿她的阴道频频套弄着男人的肉棒。
突然,两人吵起架来,好像是男的向她要钱被拒,一怒之下竟推开她拂袖离去。在他离去前,我又拍了一张像,那俩人仍然不知我的存在。接着,男的坐电单车走了,女的坐在地上哭泣。
我走近那妇人,从后面摸她的奶子,觉得大而结实。她想尖叫,却被一张像片吓呆了﹗,那是她和那男人刚才在一起时的照片。我扬了扬像片,又摸了摸她的光脱脱的下体,示意地威胁妇人,想要回像片就要给我玩,否则相片明天见报。
少妇起初拒绝,但在我想离去时又突然点头答应。因为她有痛脚在别人手上,自然不敢反抗呼叫。我也没有脱她的衣服,她被命令像狗般趴在地上。当我强劲的阳具对準她的后门沖入,马上被她肛门的收缩吸了进去,我伏在她背上,沖刺了几十下,两手向下抓捏大奶子,握得她不断叫痛。当她仰躺地上时,羞耻心已没有了,大概既然大胆地偷汉,多一个男人根本没有分别。在这野外地方,有谁知道﹖
同时她也感受到我的厉害了,于是,地仰躺如大字,两手按住我的屁股一压,我的阳具已完全进入。漆黑的夜里,她认为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大可尽情享受一番。她如忍尿般吸紧我的阳具,而我也横沖直撞,便她很快有了快感﹗
为了保持她的尊严,她没有出声。但她却努力向上挺腹迎合着,当我两手轻揉她的乳头时,快感更多了,她不得不微微呻吟、喘息,雪白浑圆的大腿和小腿在泥地上磨得满是泥土。她两手紧抱我,指甲陷入我的背肌内。接着她的两脚交叉紧缠着我,小嘴如快饿死的小鸟,疯狂吻我的嘴,我的胸膛。她全身如发冷般抖动,陷入欲仙欲死之状。就在这时,我也向她射精了。
少妇在喘息后怀有无穷的恐惧了,她好像熟悉我这个男人,我做爱的方式,身上的气味,我的重量,甚至呼吸﹗在一下闪电的光辉下,她凝视着我。
她忽然失声尖叫道︰「啊﹗是你﹗」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半醉的我马上用打火机照她的脸,我也大吃一惊。她竟是我的太太韦淑贤。这个贱女人,竟给我戴绿帽。我大怒,两手力扼她的脖子,气愤的要杀死她。这时,我的阳具还插在在她阴道里,被她在争扎中弄痛了,我清醒过来。杀人虽未必要陪命,但下半生却要坐监﹗
于是我放开了她,用车载她返回家中。她迅速躲到浴室里去了,我怒气沖沖的想着要和她离婚。但望见她在浴室里的美丽身影又回心一想,离开了她,以后不但别妄想再找到一个漂亮老婆,想找一个普通女人也不容易﹗
我喝了一杯浓茶,问她如何交待。淑贤已经穿上睡衣了,她低头说道︰「如果你肯原谅我的话,我以后不会再找别的男人了。再说,你如果平时也像今晚这样,我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呀﹗」
我不由分说,快速剥下她的裤子,站着以阴茎轻易塞入她的阴道内说︰「如果你对我温柔一点,我那里像太监﹖」
她一阵惊喜,回想我刚才在水塘时的利害,比当初失身给我时并不逊色。她不禁奇怪地问道︰「以前你又为甚么总是临阵退缩,现在却如此厉害﹖」
其实我也深感惊异,现在面对太太,也可以征服她了。这到底为甚么原因,我心里开始明白了。因为我已经不再怕她了﹗以前的软弱皆因我她的美色使我望而生畏,现在她被我撞破姦情,她在我心目中已经不再那么高贵了,所以我可以大振雄风。
我伸手入她衣服内握住她一只豪乳道︰「好,我原谅你一次,但你以后要做家务,煮好饭等我回来吃,好好服侍我﹗」
淑贤微笑点点头,低声说她又要,于是我又再度发威,很快使她大呼小叫,死去活来,淫笑着求饶了。事毕,我和她都很累了,我们没再说什么就睡了。
一觉醒来,淑贤偎在我怀里低声说道︰「老公,你真的肯饶我吗﹖」
我笑着说道︰「老婆,结婚以来,你这时最可爱。我不再怪你了,不过昨晚那像片我们还没有仔细欣赏过,我要拿出来看看。」
淑贤也没有反对,她下床在我的背包里拿出一些像片,必恭必敬地递到我手里。我把淑贤滑美可爱的裸体搂住一齐看那些像片。
首先看见的是淑贤主动骑到那男人身上的那一张,我笑着说道︰「老婆,怎么你从来不和我玩这样的花式呀﹗」
淑贤把脸藏到我怀里,说道︰「老公我知错了,我一向都没有好好待你,我祇知道怪你,以至让你产生自卑,其实吃亏的还是我。」
我拿出另一张像片,那像片上男人的样子比较清楚一点,我说道︰「那男人还不错嘛﹗你还说吃亏吗﹖」
淑贤道︰「你不知道,他祇是一个男妓,我曾经和他试过一次,今晚我因为不够钱和他去酒店,他祇做了一半就生气地走了,这种人,以后我和他绝不会再有来往了。」
我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召男妓呢﹖」
「还不是王太太的好介绍,她自己也试过,我向她提起你不举的事,她就给我那个男妓的卡片。」
「是以前来打牌的那个王太太吗﹖是什么时候的事呢﹖最近好像不见她来哦﹗」
「正是她,她没有来,但我有去找她,这事也是最近才有的呀﹗」
「老婆,你可能中计了,这个王太太不是真正帮你的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呢﹖」淑贤奇怪地问。
于是,我把上次和王太太的艳事和盘托出。
我太太寻思了一会儿,说道︰「原来王太太一早知道你并不是真正性无能的,她是为了报複才介绍男妓给我,真是可悟极了﹗老公,我要报複,你要再教训她,我要亲眼看一次。」
我说道︰「你不会妒嫉吗﹖上次我干她的时候,其实她也很享受的。
「这个贱女人,不过我有我的想法,祇要让我亲眼看见她让你玩,她一定会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淑贤咬牙切齿地说。
我笑着说道︰「没有用的,上次她告诉我说,她和你丈夫做爱,而你不知道。以后遇见你时,她将十分快乐。就像当时那么的快感。」
「对呀﹗那是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在场看着,她不羞耻才怪。」
我笑着说道︰「老婆,我们已经既往不纠了,何必再搞那么多事做什么,再说,那个王太太无论青春.美貌,身材那一样比得上你,有你和我好,我根本对她没有兴趣,再说,你要我这样对她,我岂不是成了免费男妓吗﹖」
淑贤道︰「话虽这么说,但我总是一条气不顺。我虽然决心以后好好待你,但你也再顺我一次吧﹗我有办法把她引来,但你一定要配合我﹗」
一个周末晚上,淑贤不知用什么方法把王太太骗来了,王太太见我在家,大吃一惊就想借故离开,但是她已经逃不了。
淑贤把门关上,喝令王太太脱过精赤溜光,王太太不知什么把柄掌握在我太太的手里,她果然娇羞万状地慢慢宽衣解带,直至全身一丝不挂。
接着,淑贤又令她替我脱得精赤溜光,然后要她替我口交。王太太果然听话地照做了,她把我的阳具含入嘴里又吮又吸,弄得我一柱擎天。然后,我太太叫她停下来,她自己则脱下内裤骑上来,就像那天晚上她骑到那个男人的身上那样。
她玩了好一会儿,也不理王太太就在旁边赤身裸体地看着,我告诉她快要射精了,她才下来,并叫王太太继续替我口交。王太太像吃了迷魂药似的,淑贤叫她干什么,她就听话地干什么,甚至当我在她嘴里射精后,她也把我的精液吞食下去。
接着,淑贤叫王太太先回去,我则搂着她躺在床上休息,我奇怪地问道︰「王太太怎么那么听话呢﹖」
淑贤笑着说道︰「她敢不听我的,我知道她叫鸭的事,这事本来我也是她的把柄,她曾经用她威协我替她口交,但现在我要她知道,她不能再以此要挟了。还有,我骗她说你还有像片,她还敢不听。」
我笑着说道︰「你们曾经搞同性恋吗﹖」
淑贤道︰「我可没有那种兴趣,但是王太太有,她逼我扮男人,但是现在她不能再逼我了,而且,我们随时可以叫她来扮狗﹗」
我搂着她说道︰「老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不要再难为王太太了。」
淑贤愤恨地说︰「不行﹗我还没有玩够她哩﹗」
我说︰「太太,你要又是这么凶,我又要变太监了。」
淑贤赶紧缓和了口气,她温柔地说道︰「老公,现在我听你的,刚才王太太替你做的,我一样也可以这样做,我见你好舒服哦﹗我再替你做一次吧﹗」
淑贤说完,不等我回答,就钻到我怀里,用她温暖的小嘴,含住我的龟头。当我很快又硬起来时,我把她推翻在床上,给她来一场轰轰烈烈。
之后,我和太太可以算是性生活和谐了,但仍然不能阻止淑贤偶然把王太太叫来玩弄一番,但我觉得王太太被玩时十分情愿,特别是当我太太有时也让我插入她身体时,她那种兴奋的样子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所以也乐得享受一下左拥右抱的艳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