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国中女生做爱

时间:2018-10-11 雅雅是我的家教学生。
她今年虽然才国中一年级,但她那稍微突挺的胸部配上匀称的高挑身材,早就让我这个老师有染指的淫念。
更何况她长得活泼可爱;有着白晰的皮肤和美丽的脸蛋,性格新潮外向,一副小辣妹的模样。
我还记得那是暑假中的一个下午,阿雅到我家来补习。
她穿着时下流行的紧身无袖上衣、细细的短裙,小腿的细腻让人看得心乱如麻。
她稍短的头髮加上俏皮的眼神,真令我受不了!我苦苦地忍耐着焚烧的慾火,一边教着书、一边瞄视着她的身体,并淫蕩蕩地连想幻觉着。
半小时之后,我的理智还是崩溃了。
我有意地紧靠着她的身躯,故意地、自然地以手臂迫压在她紧身衣的胸旁。
我一边为她解答她数学书上的习题、一边有意无意地令手臂推压按弄着阿雅胸脯。
虽然她的奶奶还不算大,但那充满弹性的感觉,有如像触了电一般地从手臂直冲传上我的脑子里,好爽快啊!我见阿雅没说些什么,便更进一步地去诱引她。
我的手很自然地放到她的大腿上面,然后轻轻地来回抚摸着,并缓慢地滑入那短短的裙子里,在小内裤旁的大腿间游动着,有意地引发她性感地带的触觉。
「老…老师…你…你在干什么?」阿雅开始喃喃地低声问着。
然而,在质问了之后,她并未做出任何的抗拒,反而在我手掌的挑逗下,不安地摆晃扭动了起来。
突然,她的双手紧紧按握着我的手腕;我感觉到的并不是被啦开的力量,而是一股推按下去的压力。
没想到阿雅的反应居然会如此的大。
只见她不停地推引着我的手掌,直到它按压在自己的阴户之上。
我也老大不客气地隔着那薄薄的内裤,以中指戳摩着她的阴唇缝隙之间。
阿雅更紧搂着我的手臂…「啊!阿庆老…老师…嗯…嗯嗯…」她呻吟的声量逐渐大了起来。
我的另一只此时正伸向阿雅妹妹的胸部,她稍微地挪动一下身体,让我能更方便地触摸到她的小奶奶。
虽然说阿雅还没有完全地发育,但是就是这罪恶感让我特别的兴奋,我一边隔着内裤抚摸着这位小辣妹的桃花源、一边为今天是的她的第一次而刺激得头皮都有些麻了起来。
我的手开始滑入她的内裤里面,继续戳弄着。
阿雅则是还握住我的手腕,充满憧憬地过瘾享受着。
我看她如此模样,胆子就愈来愈大,猛然地将她提起,要她站好,然后便将她那短裙脱掉、把小内裤啦下我粗重的深呼吸让她开始有了点紧张…「不…妈…妈咪说…不可以让别人看那地方的…」阿雅带着哀求的眼神对我说着。
「小笨蛋,我可是妳老师啊!哪是什么别人?妳妈咪不是更常常叫妳要听老师的话吗?」我开始诱骗她道。
「……」她默默无言,只眼对眼地凝望着我。
「雅,这叫爱!来,老师今天就教妳如何的“爱”!」我笑笑说着。
她一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就让我继续抚摸她。
她明显的深呼吸声,随着那起伏的胸脯颤抖着。
我的手掌,整个地盖着她的小穴上面,抚摸着那幼幼的苗草。
「哗!不错嘛!妳的阴毛长不少了耶!」我如意地讚美她道。
她羞羞地笑了笑,自豪地把本来紧缩闭的大腿微微张开。
我就立即使力的搓揉压弄着那粉红色的小缝隙。
忽然,我的食指重重地半戳入她穴缝里,让她疼得喊唤了一声,都差点流出眼泪来。
我看到她的泪珠,连忙将食指抽出,急忙用舌尖轻轻地为她舔了舔,而跟着那阴洞润湿了起来,我又轻点力量,再度插入她小穴之内。
我就这样的断断续续地又抽又戳,并同时运用灵巧的舌头舔弄着那敏感挺起的阴蒂粒,食指越推越深入。
我巧妙地慰弄她的小穴,顿时轻重的力道让她感觉到爽到七重天。
「阿庆老师!嗯…嗯…我…好奇…怪呦…老师…啊…我…突然好…好想…尿…尿尿耶…啊…啊啊啊…」只见阿雅的淫水,不知何时一片又一片地,随着大腿之间流了下来。
小辣妹跟着双脚一软,整个人几乎趴躺落在我身上。
我连忙把她给抱起,快步地走进我房间里,然后轻微地把她躺放在床面上…我将阿雅放推平倒躺在床上,并粗鲁地扒开她的小嫩穴。
小女孩最娇嫩敏感的部位,就在我眼前展露无遗。
我口手并用,激烈的玩弄她那润湿的青涩嫩穴。
小辣妹感到一阵阵的酥麻难当,更让可爱的她不停地发出不似淫蕩的幸福呻吟声。
阿雅可爱的呻吟,无异在我熊熊的慾火上又加了油。
我的激烈玩弄令得这十三岁的小穴穴,渗出一波又一波流之不尽的爱液。
我发狂似地舔尝着小辣妹爱液的滋味后,兴奋得起身跪坐,将巨大的肉棒对準湿穴狂暴一顶,尝试着强硬插入阿雅的阴穴中。
然而,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阿雅的穴洞实在是太小了。
我叫她儘量地放鬆自己,以便令阴户的肌肉鬆弛下来,不会像先前那样深锁着。
好不容易使她较为放鬆后,便又再次急急推送,才好不容易勉强地塞入了半个龟头。
看着阿雅紧闭着眼、咬牙切齿地强忍着痛的表情,真令我又怜又爱,更使我近乎疯狂的兴奋起来。
我紧紧握着小阿雅的腰间,一面把自己的屁股狂飙向前挺、一面抓着她腰往自己下身猛送。
在下身同时向前全力狠撞,整条的鸡巴终于完全没入小幼妹那 小小的嫩穴中,直撞击她的花心。
阿雅此刻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忍不住发出悽厉的悲鸣叫声。
我随即附上了嘴唇,强吻着她以封住那小口。
她可爱的的小脸蛋,因为剧痛而显得有点儿扭曲,斗大的汗珠由她的额头滴下,那泪水更不禁夺眶而出。
只见她那紧揽着我腰的小手,也因疼痛而在我侧腹的肌肉上,留下红红的狂抓血痕。
阿雅似乎感觉自己的小穴被超粗大的阴茎撑裂了!十三岁的小妹妹被破身,其痛可想而知。
我被她那因为剧痛而急速紧紧收缩的小穴,夹含得舒爽难当啊!可爱妹妹的处女血,不只沾上我的鸡巴,甚至还在我抽插之际,自我龟头的颈环,参着黏黏淫液送流小穴穴外的大腿上。
我瞄了瞄自己的下身,看到那沾上处女血的鸡巴,更为刺激地粗壮硬挺到了极点。
我丝毫不顾可爱学生的疼痛,双腿一撑床沿,双手也往阿雅身躯一抱,壮硕的猛干这娇嫩的小辣妹。
加上全身重量的重击,这使得我每撞一下,阿雅小小的身子便愈加微微陷入弹簧床中。
阿雅还真能忍着痛,竟柔顺地儘量承受着我粗暴的蹂躏。
我的鸡巴在抽送时,她能从小穴中感受到一股饱胀的充实感。
然而,那撕裂般的疼痛仍然存在。
儘管小阿雅一直咬牙苦撑着,但口中还是不时吐出一两声闷闷的哀号,奇怪的是她那扭曲脸蛋,竟时不时也呈露出极度舒爽的表情,在哀叹的脸上,还可窥见她嘴角边的一丝微笑。
见她享受于这痛与爽之间的境域,我狂暴的蹂躏不但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愈发激烈。
这样狂猛的攻势加上粗壮的鸡巴,就算久经人事的女人也不一定受得了,更何况是个娇柔的小女孩呢?然而,阿雅在我狂操猛干之下,竟然终能够一一地承受。
在我急速抽插数十分钟后,小阿雅的忍耐便到了极限。
原本扶在我腰上的双手,现在只能无力的平放床上。
而那因为极力忍耐而紧闭的小嘴,现在也随着我的猛力冲撞的韵律,发出无力娇媚的呻吟。
「嗯…啊…嗯…啊…好…好啊…啊…爽啊…啊…嗯…啊啊啊…阿庆老师…好爽啊…我…我要乐死了…啊啊…又小便出来了…啊啊啊啊…」一听她大声喊叫出的淫声浪语,加上她那一阵阵的温热淫水直洒我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了,急急地把鸡巴抽出,啦开那套在上面的安全薄套,「噗嗤,噗嗤」浓热的精液一股跟着一股地喷射在阿雅的身躯上,甚至连她的脸蛋上也沾染了不少。
过后,我还吩咐小阿雅把我龟头上以及阴茎边的精液都给舔啜得一乾二净,然后拥抱着她的小身躯,缓缓地双双睡去,直到阿雅的母亲打了通电话来,把我们惊醒,才慌慌张张地急忙随意沖洗了一下,然后护送小阿雅回去。
在此之后,小阿雅每隔几天都会主动的挑逗我,热热烈烈地猛干着。
她不但对此守口如瓶,更把隐瞒的功夫做得极好,她家人一点都没察觉出来,而我也小心地做足了防孕的事前準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