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小青的情人 第18章

时间:2018-10-11 不消时,一辆疾驶的计程车,将小青四人送到复兴北路叫「银星」的舞厅迪士可。
  地方不大,却挤满了数百年轻人的舞池里,万头窜动的人群,正随着喧嚣如雷但旋律不清、震耳欲聋而节奏急迫的流行音乐蓬蓬起舞。香烟的烟雾在胡乱扫射的綵灯柱下,濛濛地瀰漫在空中;浑沌沌的昏暗里,银白的激光忽明忽灭,反光球将如万千星辰般的光点,闪烁飘旋在宇宙中……
  和以前旧式舞厅或当前的Pub不同,与更典型酒廊里的舞池也大异其趣;在这儿,不管是乐队演唱、或是音响播放的音乐,现在都已是华洋混合、或有本土创作的,揉合各种音乐之源,却不属任何类别的摇滚、迪士高、雷鬼、饶舌、重金属、庞克、或世界民俗歌唱的乐声。而来此跳舞的台北人和外来客,也不拘束谁是谁的「舞伴」,或男的一定得跟女的跳;只要有兴致,跟谁都一样,都可以抱在一起,甚至只跟自己抱、自己跳都行。
  这就是当今台北市,年轻人喜欢去、爱赶时髦的成年人也要见识见识的,所谓「既本土又国际」的文化和休闲娱乐场所。
  ………………
  小青等四人才找到位子坐下,叫了饮料,还没适应这声光效果的冲击,就见不知如何从人群冒出的两个年轻男孩打着招呼、挤了过来。
  「嗨!Having a good time?……」其中一人主动以英文大声问道。
  刘婧立刻对小青瞟了一眼,像对她说:「你看!一点也不错吧!」
  回过头,她笑着对男孩也用英文大声说:「I"m hoping we will!」
  「Cool!……I am Jeff」指着旁边的另一个男孩说:「He"s Mark」
  「嗨,Mark!……怎么你们只会讲英文?」王晓茹也大声问。
  杰夫挪身挤到刘靖跟小青当中,马克几乎靠到了王晓茹的身子,挤得她只有偎进徐立彬的怀里,却又完全不看他,只顾大声对男孩说:「知道吗?我们不懂英文,只会德语跟西班牙话的!」
  两个男孩这才结结巴巴用台语、国语、夹英文的,解释说他们是从洛杉矶来台湾的;父母都在美国;和他们还不懂德文、西班牙话……讲得几个女的都笑了。徐立彬才开口说:「他们年轻,但还愿意回到父母之国,接受根源文化的洗礼,满难得的,你们也就别逼问太多吧!……」
  一听徐立彬老气横秋的话,两个女的爆出大笑,连小青也不禁笑了。
  「没有哇,LKK?……我们有『逼』吗?……」王晓茹尖叫着。
  「是啊!你两个说说看,我们有『逼』还是没『逼』?」刘婧反问男孩。
  两个才廾岁出头的大男孩被问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互看一眼。然后搞不懂似的一个说她们有、一个说她们没逼。闹得几个人包括徐立彬都会心地笑开了嘴。尤其王晓茹大声地咯咯笑时,整个身子一扭一扭地往徐立彬身上蹭。
  杰夫大胆地拉起刘婧的手,说跳舞吧!刘婧笑瞇了眼,说:「Si!Si!」
  跟着他挤进篷篷舞动的人堆里。王晓茹一转身,也拉着徐立彬下舞池。
  小青被丢下,只有马克陪着。她一面敷衍男孩讲都讲不清的话;同时想到徐立彬早就跟自己约好了去宾馆作爱的,现在却跟王晓茹身体碰着跳舞!
  心里不好受到了极点。连马克大胆拉她去跳舞时,也冷冷地将手缩回说:「待会儿吧!」看他又像听不懂,补上一句:「就是等一下!懂吗?」
  不久,两对跳完回来喝饮料。刘婧被杰夫揽住了肩,却对小青惊叫道:「嘿!怎不跳舞?……难道还跟小男孩谈心不成?!」说完,挣开杰夫,将玲珑丰满的身子投进徐立彬怀里,娇媚地说:「该轮到我跟你了?!」
  徐立彬望着小青,尴尬地一笑说:「那大家都一起去吧!」
  王晓茹把尚未下海的马克拉着,对他说:「刚才是你说我们没『逼』的,大概比较害羞吧?要不要跟我跳舞,看我有没有『逼』?」
  「天哪!连这么下流、无聊的玩笑,她都敢开!」小青心想。
  杰夫将手放到小青肩上说:「那……我什么也不会谈,就光跳舞吧?」
  ………………
  舞池里,所有男男女女,或男男、女女,全都拥挤、拥抱、挤来挤去、随音乐节奏而振蕩、摇曳、蠕动着。小青躲不开与杰夫身体接触,但她一面跳、一面也在人群中张望心繫的徐立彬。直到她看见:高大的徐立彬,身子微微弓着,被矮小的刘婧两手攀住了颈子,让她丰满、凹凸显眼的身躯,紧紧贴着,磳磨似地扭呀扭的……他的手,绕住刘婧如蛇的细腰;可想而知,两人同时律动中,他一定可以摸到她阵阵蠕着腰而一扭一摇的屁股……
  如点着的火柴扔到汽油上,小青的嫉妒之火熊熊烧了起来。她拉着不知情的杰夫,往徐立彬那边挤;然后在徐立彬也看到他们时,主动将身子紧紧贴住杰夫,挺拱屁股,把自己的肚子紧压在男孩的肉茎部位,扭动腰肢,磳磨它……
  小青仰起头,把脸贴到杰夫脸上;两手环抱住大男孩细瘦的腰桿,感觉他年轻的肌肉随着音乐节奏振动,就不由自主将两只手向下移到他的臀上,隔着裤子触摸男孩坚实的屁股。
  她立刻想到了昨晚,被已经凸头的丈夫要求「敦伦」,在黑暗中,手伸到他底下引着他喝醉了酒才能半硬的小肉条,进入自己体内时,触到他满是肥油、臃肿而松趴趴的肚腩,觉得简直噁心极了。要不是当时心中已有了情感所繫的徐立彬,一定会在脑子里幻想跟儿子的家庭教师——坎。作爱的!想着自己在他大鸡巴勇猛抽肏时,抚摸他平坦的小肚子、硬硬的腹肌、和他圆鼓鼓而且会阵阵肉紧的、大男孩的屁股……
  现在,比杨小青儿子大不到几岁的杰夫,被中年妇人的身躯紧紧贴着,被她主动的小手在屁股上抚摸、捏弄。他的鸡巴禁不住兴奋,硬硬勃起了,撑凸裤子,顶在女人的肚上;在她一扭一扭的磳磨下,变得又粗又大。
  大男孩附在小青的耳边,以压过音乐的大声问:「他……是你先生吗?」
  「才不是呢,只是个朋友!……He"s Just a friend!」小青也大声回应。
  「Oh!……That"s cool,Man!……」
  说着时,杰夫将原先揽着小青肩臂的手,往下移到了她的腰上。两个人同时一上一下舞动黏贴住的身体时,小青感觉他搭在自己裙腰上的手掌,也好像犹豫着是否要再往下揉按自己的屁股。于是她故意扭着腰,嘴巴贴到男孩耳边,对他大胆地嘶声唤着:「摸吧!摸我的……屁股吧!」
  听话的大男孩,两手捧住小青的屁股,一面和她跳着紧贴的热舞,一面阵阵抓捏她丰腴的两片肉瓣。而小青也像全身着了火似的,乾脆将双臂举了起来,勾搭住杰夫的颈子,把脸贴着他,不断磳磨、厮擦……整个身子狂扭、猛甩;让屁股被大男孩两手搓揉的刺激,引得淫液潺潺流了出来,渗透过三角裤,连裤袜都浸湿了……
  但杨小青心里想的、希望的,却是心中所爱的徐立彬,一面搂着小肉弹刘婧,一面眼睛会朝自己这边看。她要他和自己一样,被嫉妒所折磨!她要他知道:你可以想你有多喜欢我,但怀里却抱另外一个女人,那……我为什么不能身子贴住另一个男的,而同时说我爱你呢!?……
  ………………
  幸好,台上的乐手演奏完这段音乐,停了下来;宣告接下去的,是由中国大陆来的当代摇滚乐队「黑旗」,请大家稍候。剎时,舞厅全场的人群齐声尖叫、掌声和欢呼并起,表示欢迎、催促。刘婧和不知从那儿钻出来的王晓茹更兴高采烈地拍着掌,大声说:「太棒了!今天可来对了!……」
  小青见到刘婧已经跳完了舞,但身子还赖在徐立彬怀里,心头更是妒火中烧;想往大男孩身上靠去,转头却发现杰夫已不知溜到何处,连他的同伴马克也不见蹤影;顿时感到强烈的空虚而不知所措。
  「走!刘婧、小杨,乘现在一起上厕所!」王晓茹拉着她们俩。
  厕所门口,已有大排长龙的两条人群。两个大男孩看见这边三个女的,竟有点羞涩地一个低下头,另一个调转头望别处。小青正猜不着怎么回事,王晓茹已倾过身来,像知道什么秘密似的,笑着对两人讲:「相信吗?两个小男孩……已经射在裤子里了!」然后,更压低声说:「那比较老实的马克,被我贴着磨没多久,硬东西就垮掉了!……嘻嘻!
  小杨~!没想到……你蛮行的嘛,居然也会藉热舞逗童子鸡……对了,你的杰夫是不是比较持久些?你屁股拱他拱得那么厉害,三角裤也一定搞湿掉了吧!?……「小青被王晓茹讲得满脸通红:」嗳呀!拜託~别讲了好不好?!……几个成年女人,这样子整小男生,未免太不知羞耻了!……「
  刘婧也压低了声嘲笑她:「别忘了,小杨~!不知羞的,也包括你啊!」
  她又面露暧昧地调头问王晓茹:「嗳~!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对不对?像徐立彬的……不管我们怎么扭、怎么磳,它都一直挺挺的不动如山,真够厉害!」
  王晓茹猛点头,然后附到小青耳朵上:「看来……要轮到小杨你……才治得了他哩!……对了,倒要先警告你,他东西蛮大的喔!……搞不好,他还没射出来,你就先受不了丢了!……」
  杨小青和要好的大学女同学之间,从不曾跟讲过如此骯髒、淫秽的话,更没想到,自己会跟她们串通在一起,作出这种浪蕩不堪的行径。……犹为荒谬的,是她们戏谑的对象,不单是那两个小男生,竟然还包括自己已跟他上过床、并且深爱着的——徐立彬!
  小青把王晓茹推开,猛摇着头,不知该生气还是该跟她们笑:「想要丢,你再跟他跳好了!我才不要轮呢!……人家徐立彬好端端的,一定想不到你们会这么低级!」
  但话才说出口,小青就立刻后悔了,原来王晓茹的「警告」,竟在她身子里产生作用,令她抑制不住也想磳磨徐立彬鸡巴的慾望,从小肚子底下如熊熊野火般燃烧起来;引得自己整个膀胱发胀,几乎都快忍不住要洒出小便,只有把两腿紧夹着,互相搓磨、屁股也一左、一右地摇个不停……
  像得了传染病一样,刘婧也跟着抑不住尿急似的扭动下身,晃着浑圆圆的屁股。同时歎着:「唉!要命死了,……连小个便都得等这么久!」
  两个男孩由男厕出来,看到好不容易排队才等在门口的她们几个,便驻足将四只眼睛盯着刘婧圆鼓鼓的、又摇、又晃的屁股,然后彼此相对一笑。
  正巧被杨小青瞧见他们这鬼鬼祟祟的行径,两个大男孩只好又低下头钻回人堆去了。
  刘婧终于进了厕所,王晓茹这才对小青微笑着压低声音说:「其实不用装了,今晚你眼神就已经写明你是要徐立彬的!……刘婧我不敢讲,至少我可以告诉你,我跟徐立彬从来没有过。……所以……」
  小青楞住了,心中百感交集,不知感动还是羞愧,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真的?……」小青诺诺地问。
  「真的!不骗你,我丈夫满爱我的,床上功夫也不错,我何苦搞外遇?」
  「……」小青都快哭了:「那……你起先跟他跳舞时?」
  王晓茹轻轻拍小青的肩说:「不过是玩假的,互相逗逗,吊胃口而已嘛!
  ……现在,就看徐立彬在你两个之间,选择的是谁?……看他要跟刘婧玩真的,还是会跟你?……「小青猛摇头,心中紊乱如麻,感觉秘密被好友一眼看穿而羞到极点,同时也为自己一直隐瞒和徐立彬已有的关係,而惭愧万分。幸好,正轮到她们如厕,两人就匆匆进去洒尿了。
  ………………
  「黑旗」乐队果然不同凡响,一上台就疯迷全场观众,引来不绝的欢呼、尖叫、与如雷的掌声。他们的演唱,在高昂、亢奋的尖锐吶喊,和长啸嘶嚎中,爆发着激情。仅管唱辞和旋律几乎都淹没在响声如雷、急剧而迫切的节拍里,听也听不清楚,但却无疑地感染了青年人的心;催促、震撼着青春男女的身体。剎时,在场所有的人群,如潮涌般地聚在舞池里,随那乐声的波涛而陶醉、浮沉……
  「酷毙了!……音乐太迷人了!」刘婧扭舞起来,欢呼似地大叫。
  「Yeah!Real cool Man!」杰夫挤过了来,也兴奋地附和着。
  「Come on!跟姐姐再跳一只舞!」刘婧抱住杰夫,拉着他就进了舞池。
  舞池边,王晓茹、杨小青和徐立彬,左顾右盼,就是见不到马克的蹤影,谁也不好意思丢下一人单独跟谁跳舞,只有尴尬地各自啜着冷饮。这时候,由人堆里却挤来一个年轻洋人男士,对三人:「嗨!」地一声打招呼。
  同时递出一只点燃的大麻烟,示意与他们共享。
  「哇塞!好久没见过这玩意了,谢了!」
  王晓茹笑咪咪接过来吸了一口,还给他,他又递给小青,小青犹豫一下,也吸一口,让徐立彬接过去吸,再传回给这留红短髮、名叫强尼的洋人。
  他说他是英国一家报社的记者、兼摄影师,从伦敦来台学中文,到台北约半年。小青看见他注视自己的蓝色眼睛里,带着蛮有吸引力的笑意,就当着几人面,友善地问:「才学半年,中文就讲这么好,你以前学过吗?」小青又吸入一口大麻。
  「学过一滴滴,还很不好,需要到台湾。」强尼的回答使三人都笑了。
  「喜欢台北吗?」小青主动又问,强尼点头反问她:「喜欢跳舞吗?」
  说着强尼就伸出手到小青面前示意邀她跳,小青在王晓茹和徐立彬的注视下让强尼握住手,就跟他下了舞池。
  「来吧,我们也跳!」听见王晓茹对徐立彬说的话,小青并不在乎。
  大麻烟使杨小青有点飘飘然,和强尼身体才一接触,她就将自己的身子靠上了他。而强尼也顺手搭到小青腰上,将她纤细的躯体搂紧。同时弓下身低头对小青说:「我猜你……喜欢跳舞,刚才我看你跳舞,Reallyhot!」
  小青知道强尼指的,是他已看见自己起先和杰夫跳的舞,但她并不觉有什么羞耻,反而更大胆地踮起脚根,两手攀住强尼的颈子,附到他耳边问:「喜欢吗?……You like me that way?」说着还吻了他一下。
  强尼振动着年轻的身躯,两只大手由小青的腰移到她的丰臀,还不敢太过分大胆,只放在那儿轻轻抚弄。小青却急迫起来,更踮高了脚,一鬆一紧地收缩屁股肉瓣,同时轻呼道:「Yes!……捏我!Squeeze me there!」
  小青感觉强尼的两手一轻一重地捏在自己臀上,力量中带着粗犷,节奏阵阵傕人;尤其当他按揉两片肉瓣时,手指还透过窄裙在三角裤缘扣刮,像暗示什么似的,令自己昏陶陶地就把肚子挺着,压住他裤子下早已坚硬隆起的、大大的棍状物,磳磨起来……
  没多久,强尼将小青推了开,叫她对着他狂扭。小青依言照作,两臂高举搔首弄姿似地撩着头髮,扭腰摆臀地舞给他瞧;一面还半瞇上两眼瞟他。
  强尼又掏出了大麻烟,点燃了给小青吸。问她:「台北趣味多,是吗?」
  「Yeah!……It"s fun!」小青边舞边点头,将大麻递还给强尼吸。
  整个的「银星」有如宇宙里万千的星辰,在鉅响的「黑旗」乐声中旋转、闪烁着。小青似乎看见全场蓬蓬起舞的人群都在彼此拥抱;看到刘婧被那两个大男孩一前一后地夹在中间,扭甩着她丰满的身躯;而王晓茹和徐立彬也抱在一起深深接吻……突然,她觉得别人都好噁心!
  「这算什么跟什么嘛!说你们不过逗逗、吊胃口玩假的,说要看徐立彬今晚会选择刘婧还是我!……这都是骗谁的嘛!?……」小青问自己。
  「想要更有趣的吗?……Wanna have more fun?」强尼笑着大声问小青。
  杨小青扑进男人的身子里,仰起头:「Yeah!I wanna have more FUN!」
  「不管了!我也管不了你们了!……徐立彬,你爱选谁就选谁吧!反正不会是我!……我也永远不会再跟你去宾馆了」小青在内心同时嘶喊着……
  强尼的手再度按着小青屁股又搓又揉,直到她喊出了:「Oh!Yes!!」
  他才附在她耳边说:「跟我去吧!……我住的地方很近。」
  招呼也不打,杨小青跟刚认识的强尼逸出狂舞中的人群,离开了「银星」
  ,留下三个不知发生何事的大学同学,目瞪口呆、愕然地互望着。
  而「黑旗」乐手仍继续喧天价响地、为疯狂的乐迷演唱他们的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