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科学 >

    华侨女孩放弃西方名校上清华:有个文艺“逗”妈

    时间:2017-09-09 05:07 来源:未知 作者:艾希

      【生活在华盛顿】选择上清华的华侨女孩,有个文艺“逗”妈

      当年来美,谭颖在飞机上勤学苦练,将“How are you?”“I am fine, and you?”练到烂熟。成果下了飞机,一 个服务员冲着她打招呼:“How you doing?”“Do, do,doing? I, I, I am not doing anything。”彼时英文基本软弱,谭颖被简单的一个打招呼就搞晕。

      谭颖绝不会想到,很多年以后,她那在美国土生土长的闺女回到中国上大学,受到的第一个小打击还是来自语言,仍是因为英文。

      以国际生身份到清华上本科的女儿陈昱霏,完成入学第一周的中、英文两场考试后,跟妈妈埋怨,英文考试竟然比中文还难。这个小插曲并没有让谭颖焦虑,只是成了她口中的谈资和笑料。

      即使是在当初艰苦的决定时代,一家人也照样轻松面对。昱霏最初拿到清华大学录取告诉书,是在今年5月。因为学业和综合素质优秀,昱霏申请的其余学校在那段时期纷纷向其抛出绣球,美国的加州大学圣塔巴巴拉分校、弗吉尼亚大学、威廉玛丽学院、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和滑铁卢大学,这些学校各有优势,寰球排名都不低。

      昱霏并没有犹豫太久,就选择了回国去清华上学。她的理由很简略:自己需要挑衅,而不是呆在舒服区;热爱中国文化;便利看望国内的亲友;清华的计算机专业在全球排名首屈一指。

      正是出国留学大军越来越壮大的时候,昱霏的逆流而行,让不少人颇觉意外。在多家媒体对此进行报道后,甚至引起了很多争论。昱霏却很淡定:“有这么多争议是好事儿啊,解释我是先锋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也曾被人看作是疯子吗?”

      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女儿这样自信、有主见,与家里有个幽默、乐观的妈妈不无关联。

      认识谭颖,是在一个春天,华府的樱花正热火朝天地开着。笔者被花粉过敏虐到涕泪双流,国内一家大媒体驻美的燕儿姐很热情的告知我,她认识的华府春晚的“胖导演”谭颖,往年也曾被花粉虐得如何的惨;这一年提前用了一种保健品预防,居然能够在潮汐湖的樱花丛中桀骜不驯,如入无花之境。

      病急乱投医,二话不说杀到谭颖家,拿了“良药”乐颠颠地回去了。过了几天,眼睛不痒、涕泪不流了,开到荼蘼的花儿们也都谢了,所以始终不能完全肯定是不是“良药”施展了特效。但后来渐渐发现,谭颖自己就是一剂开心良药。

      作为大华府地域元宵节和春节晚会的导演,谭颖很善于将其天赋的幽默才干用于她所酷爱的文艺事业。她在华府元宵晚会上自编自演的《老妈投亲》节目,进了中央电视台2014年在北美选拔“我要上春晚”的决赛。那个节目形象地表示了祖孙之间由于语言文化差别闹出的笑话,比方孙女说要喝“Apple juice(苹果汁)”,老太太听成了“阿婆去死”,立即吵着要回国去。

      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很多人将自己虐到厌食症,心宽体胖的谭颖最在行的,却是拿本人的身体自黑。好比在情人节的时候,她是这样秀恩爱的:“姐当初也是瘦如一道闪电的,‘嵘嬷嬷’说,自从那时我卡进他心里以后,越来越丰腴如球,再想把我挤出来已经不太可能了。”“嵘嬷嬷”是谭颖为她的先生陈嵘起的外号,每到华府的文艺事业缺乏壮劳力和男演员的时候,“嵘嬷嬷”老是第一个主动顶上去,心甘宁愿地支持当团长和艺术指导的老婆大人,大华府西北艺术团和威风锣鼓队里都涌现过他的身影。

      谭颖的丰腴体态,完全是因为管不住嘴造成的。作为吃货中的极品,洪七公是一见美食就食指大动,而谭颖则是全身都动。首先,全身细胞都为之喜极而泣,洋溢在享用美食的幸福之中,让傍观者食欲大增。其次,她会自个儿回家琢磨怎样把吃过的美食做出来,直到吃腻为止。最后,她致力于“将中华丽食文化流传四方”,为此还在网上开了一个“开心美食谭”的节目。

      谁的生活未曾有过千疮百孔。只是,达观消极的人,习惯于将伤口无限扩展,妄想期待别人救赎;乐观进取的人,则用巧手尽力织就如诗般美妙的年华。因为“嵘嬷嬷”要换专业,失去俩人生活所依赖的奖学金,当初放弃国内本有的优越生活、随夫入美当伴读太太的谭颖,担负起赚钱养家的责任。没有美国工卡,她只能在中餐馆打黑工;初到时语言不通,所以只能在厨房炸春卷、炸鸡腿。她甚至还做过家庭保姆。

      待老公工作稳定,孩子也生完,她已然30多岁。原本可以相夫教子做一辈子家庭主妇的谭颖,又从语言学起,重新走进校园,读会计专业本科。成绩优秀的她尚未毕业,就被一家全球知名的会计事务所聘请担负税务会计师。

      许多人以为,谭颖支持闺女回国上大学,是当初作曲系女生的文艺心泛滥所致。实际上,却源自国际会计师的精打细算。谭颖说:“这几年清华大学的盘算机专业已经突飞猛进,跻身世界先进程度,而贝贝(昱霏)的学习才能属于遇强则强那种,我们希望她有机遇接触到国内顶尖的学子们,即便做了凤尾,也会飞翔九天。”当然,还有一条叫她无比兴奋的理由:在男、女生比例严重失调的清华,如花似玉的闺女该是万绿丛中多么鲜艳夺目标一点红。

      和妈妈一样重情重义的昱霏,毕业的时候在Facebook 上给所有自己心中重要的人写下了一段感言,对妈妈是这样写的:老妈一直是我的朋友!我的很多同窗都非常羡慕我和我老妈的关系。别的亚裔妈妈都会对孩子们说大学之前不要早恋,我老妈却一直问我咋还独身?!她总是给我讲她的罗曼史,吹她从小到大多受欢送。我抱怨老爸把害羞和不太自如的基因遗传给了我;但另一方面,我认为我也很外向,所以妈妈,我希望你自豪地看到这是遗传自你。妈妈永远支持我,听我抱怨,她从不强制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儿,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个自信、自由的我!谢谢妈妈,我爱你!

      每到向日葵花开,谭颖总喜欢带着女儿在花丛中迷恋,昱霏的笑脸在阳光下就像向日葵一般灿烂。面向太阳的人,总会看到光亮的一面,所以无论怎样选择,都会有一个光明灿烂的未来。(吴语)

    上一篇:男童急需送医 北京晚顶峰交警开路26分钟完成救济
    下一篇:美容变毁容两女子告诊所 诊所称诊疗行为无错误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