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瑞典摄影博物馆开办人布罗曼:摄影不会到达猖狂价钱

    时间:2017-09-05 07:22 来源:未知 作者:艾希

      位于瑞典的摄影博物馆(Fotografiska)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它是一家私人摄影博物馆,创建者是一对兄弟,扬?布罗曼(Jan Broman)和皮尔?布罗曼(Per Broman)。二人曾经是胜利的企业家,因为对于摄影的热忱,他们共同建起了这家立足瑞典、放眼寰球的摄影博物馆。在影像上海艺术展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行将举办之际,磅礴新闻记者采访了即将光临上海的扬?布罗曼,他与记者分享了自己对于摄影艺术的热情和展望,并就瑞典和中国摄影做出了本人的评估。

      在布罗曼看来,摄影与其他艺术门类的差别,就在于摄影不会成为资本疯狂炒作的对象。“传统艺术门类中,最高等级的作品价格非常高,这已经无关艺术本身了,而是资本的问题,就像是一个现实的游戏。我觉得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在摄影作品上。”

      扬?布罗曼(右)和皮尔?布罗曼

      记者:对于收藏者来说,怎样鉴赏一件摄影作品?

      布罗曼:在我看来,开端收藏最重要的一点是要酷爱。假如你收藏你真正喜爱的东西,天然会成功。我以为这是一开始最重要的事件。与此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主题,在此基本上,逐渐扩大。你需要有一个中心的概念,让所有的收藏成为一个整体。

      记者:你自己是摄影收藏家吗?

      布罗曼:我自己拥有不少摄影作品,不外我不会称自己为收藏家。我只是依据自己的喜好、随着一股豪情,来购置作品,所以还称不上是收藏。也许以后会有所发展,变得更加系统、成体系,但目前还算不上是收藏。

      记者:摄影可以复制,特别是在网络时代,图像的流传和复制简直是没有本钱的。你怎么对待原作的价值?怎么看摄影的版本和数量问题?

      布罗曼:在我看来,未来版本数目会越来越少,与此同时,摄影作品的价格却会攀升。从前,我们知道,摄影作品的价格比较低,所以你会制作多个版本。而今,我们已经看到,很多成名摄影师,他们只制作绝无仅有的一个版本。我想未来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广泛。另一方面,对我来说,版本并不是问题。因为很少真的有摄影师会适度滥用版本。摄影的种类繁多,人们也对此比较熟习。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我喜欢各种类型的摄影作品。

      记者:怎么看这类型摄影艺术博览会的角色和作用?贵机构会以怎样方式参加其中?

      布罗曼:而今,摄影艺术博览会变得越发重要。因为摄影博物馆本身的气力比较软弱,吸引观众越来越艰苦。摄影艺术博览会可以将社区的力气集合起来。但是我们机构今年不会参与其中,我只是以个人身份来加入运动。我通常也不会在摄影博览会上购买作品,我一般就是懂得一下摄影进展,与熟人见面。

      记者:你曾经是一位企业家,是否简略介绍你的阅历,以及你创立博物馆的念头?

      布罗曼:创立博物馆,一方面是源于对摄影的热忱,另一方面,也是基于我做企业家的经验。我就像是创立了一个有关艺术的真正的公司,我们需要取得资金,让一切运转顺利。事实上,我原本的工作就是与摄影相关。我是做市场营销的,所以会和摄影师打交道。

      记者:摄影博物馆(Fotografisca)的主旨是什么?收藏和展示会注重什么范畴?

      布罗曼:Fotografisca是一家私人博物馆。我们希望它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摄影博物馆。我们起初的希冀是将瑞典摄影推向世界。你在这里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摄影作品,科幻、肖像、纪实……非常拥有吸引力。就展览而言,我们的目标是展现最好的摄影作品,所以任何摄影作品都能够包括其中。就收藏而言,我们目前是随着展览的举行,逐渐深刻发展的。

      瑞典摄影师Christer Str?mholm的作品

      记者:在全球范围内,欧洲、北欧的摄影处在一个什么位置,有怎样的特点?

      布罗曼:瑞典摄影曾经以社会现实主义闻名,例如Christer Str?mholm等摄影师的作品就是典型案例。而今,年青的当代艺术家也非常优秀。当然,北欧地域,瑞典、丹麦、芬兰、挪威都有优秀的摄影师涌现。当然,现在全世界有许多非常优秀的摄影师,我不能说我们的有如何特殊。现在的竞争非常剧烈。

      记者:你感到在全球摄影领域,中国的摄影有怎样的特色?

      布罗曼:我们曾经做过两个中国摄影师的展览,今年做过任航的个展,几年前,做过刘勃麟的个展。我们在今年11月会做另一位中国摄影师的展览。我第一次看到刘勃麟的作品,就非常喜欢。它的“隐形人”系列非常有趣。任航的作品又是另一种样子,很当代,很私人。展览刚揭幕的时候,他就自杀离世了。他的作品非常独特,很纯洁,很美,与传统的裸体摄影完全不同。这是非常美的一场展览。

      中国摄影在近几十年发展很快,这种发展,与瑞典摄影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好比纪实摄影。我相信中国摄影会越来越好。目前我还没有收藏中国摄影作品,不过明天将来方长。

      中国摄影师刘勃麟的作品

      中国摄影师任航的作品

      记者:网络社交媒体的兴起,对于摄影艺术有怎样的影响?

      布罗曼:我认为这对摄影是好事。50年前,拍照还不是很轻易的事情。而今,人人都可以拍照,摄影实际上变得更加民主了,人人都可以通过摄影来展现自己。人们也对与摄影这种形式非常熟悉了。我觉得这对与摄影行业是好事,未来可能会有更多更专业的摄影师涌现。

      记者:短视频、3D、VR等影像类型的兴起,这种情况对于摄影有怎样的影响?

      布罗曼:视频已经有很大影响,VR,我不是很肯定。现在的展览里,我们有一个360度的非洲影像,这个也算是某种水平上的虚拟现实(VR)。我们在之前的展览中也浮现过VR的作品,非常有趣。当你带上VR装备,你差不多就和身边的人隔分开了。但对我来说,艺术是某种你可以与身边人分享的东西,所以我还不太习惯。不过我们可以等着瞧未来会变成怎样。

      记者:摄影在近年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布罗曼:一个趋势是摆拍,或者说是编导式摄影。如果你看五六年前,还没有那么多摄影师在做摆拍,但现在,已经涌现了大批摆拍摄影界的出色人物。这个类型也越来越吸引我。比方瑞典摄影师Helena Blomqvist,她很年轻,作品非常棒。

      瑞典摄影师Helena Blomqvist的作品

      记者:时至今日,与其余艺术门类相比,摄影的奇特之处是什么?

      布罗曼:摄影不会到达令人猖狂的价格。传统艺术门类中,最高等级的作品价钱非常高,这已经无关艺术自身了,而是资本的问题,就像是一个现实的游戏。我认为这样的情形不会产生在摄影作品上。



    上一篇:克莱因蓝、罗斯科红:艺术世界的这些色彩偏执狂们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连接: